鱼不服 205.其亦不思

小说:鱼不服 作者:天堂放逐者 更新时间:01-03 源网站:小猪看书
  天边响起隐隐的轰鸣声。

  乌云密布, 压得人喘不上气。

  米铺门前一片狼藉, 差役捕快们进进出出,抬了几具蒙着白布的尸体出来。

  围了看情况的人不敢太过接近, 只伸着脖子。他们都是住在附近的百姓, 也有同一条街上做买卖的人, 风行阁的人混迹其中毫不起眼, 他们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人的表情。

  “惨呐,都死了。”

  “这家米铺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哎, 老刘头,后来进米铺的两人披着的可是从你家买的布,你看出什么没有?”

  布庄掌柜闻言差点叫了起来, 急忙撇清道:“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咱们开门做买卖, 南来北往的统统都是给钱拿货,哪有追问客人来历的?又不是开客栈, 还能看路引!”

  捕快也听到了这番对话, 不耐烦地摆手道:“都别废话, 那两人什么模样?”

  布庄掌柜一滞, 下意识地望向那边的衙役。

  这些人来得比他还早, 一直躲在小巷里张望,看得比他还清楚, 这时候却来问他?

  “怎么不说?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捕快横眉竖目, 布庄掌柜被吓得一哆嗦, 慌忙摸袖子。

  掌柜掏出了小半吊钱, 讪笑着递给捕快:“差爷拿出吃茶、喝酒,这大热天的,都不容易。”

  同时人在心里暗骂,衙门里这些家伙胃口越来越大,一有机会就索要银钱。

  原本围得结实的人瞬间散开了大半,生怕被捕快扣上一个勾结匪类的罪名。

  风行阁的人趁机离去。

  一部分人绕到了铺子后面,等差役一走,立刻翻墙进去。

  米铺里还留存的东西所剩无几,连米粮一类都被衙役捕快以大门损毁无法看管为由搬走了,现在屋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苍蝇嗡嗡地飞,墙面上有点暗光闪烁。

  是暗器。

  风行阁的人用布裹住手掌,小心地将暗器摘了下来,又仔细在铺子里面打搜索了一番,没多久就发现了那处暗格。

  暗格里空空如也。

  查看的人并没放弃,而是从怀里拿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竹纸,平平地往暗格里一放,手掌压了压之后又重新取出查看。

  竹纸四角有细微的浅灰斑点,还有细小的尘埃颗粒。

  “这里面放过账册,被人取走了。”

  风行阁的人继续搜寻,连墙角的砖块都仔细敲了一遍,最后只得了十几两藏银。

  “且去回禀阁主。”

  众人无声无息散去。

  这里闹出了人命,街坊邻里无人敢踏足。

  天色变了,凉风一阵阵吹。米铺的大门敞开,阴森森的。

  “轰隆。”

  雷声逐渐变大,一道雪亮的弧光划过,恰好照亮了米铺。

  同时几个沿着墙角摸过来的黑衣人也被照得清清楚楚。他们脚步一顿,避到了暗处。

  没过多久,雷光再次亮起时,准备摸进米铺的人又多了一批。

  一场暴雨下了足足半个时辰,在雨声的掩盖下,许多事情在悄悄发生。

  撬地砖、砸牌匾。

  然后掘地三尺找账册的人撞见了其他摸进米铺的人,顿时嘶喝混合着兵器撞击声响起。

  飞溅出的鲜血混合着雨珠,随着利刃斩入躯体的沉闷声响迸发出来。

  在米铺周围的街巷里,还有一群人无声无息地藏匿着,他们已经被雨浇得浑身湿透,却像长在了屋檐底下,跟漆黑的阴影融为一体,死死盯着那边的动静。

  米铺里的杀戮还在继续。

  有些人还没死,他们呻吟着想往外爬。

  刀光如雪练,带起了数蓬鲜血,追在那些挣扎逃跑的人后面。

  有人不管不顾,不惜踩着旁人的躯体逃命。

  有人怒吼一声,返身抄起兵刃拼死搏杀。

  一瞬间至少十多样兵器迎上了那柄刀,以及披着蓑衣的持刀人。

  刀客大半个身体还在暗处,戴着露出头发的圆顶斗笠,右手上有无数条陈旧疤痕,显得分外狰狞。然而握刀的姿势沉稳有力,即使面对十几个扑上来拼命的人,依旧毫不动摇。

  青色雷光在天幕上划出一道蜿蜒曲折的蛇状轨迹。

  劲风击飞了刀客的斗笠,同时惊雷伴随着更刺目的闪电一道劈下。

  “轰!”

  十几道人影像是僵立在了半空中,随后慢慢后仰、歪倒。

  尸体砸落在积水中,只留下站在中间的刀客。

  小巷里很快就传来了绝望的哀嚎,之前逃出米铺的人,终究没能成功离开这里,暗影里缓缓出现了几个装束跟刀客一样的人。刀客一挥手,他们立刻跃入米铺,去翻找账册了。

  鲜血很快就被雨水冲淡,变为妖异的浅红,一大股一大股地往外流。

  刀客就站在这样的血泊之中,湿透的黑发紧紧贴着斗笠,他慢慢抬眼,望向巷角一处屋檐。

  藏身在屋檐下的风行阁探子心中一悸。

  ——他从未见过这样阴冷无情的眼睛,不像是人的,而是一条等着吞食猎物的毒蛇。

  逮着大鱼了!飘萍阁这次终于来了一个重要人物!

  探子一边欢喜一边惊惧,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命悬一线。

  雷声再次响起。

  苍白的刀光转眼到了身前,探子以最快速度跳下屋檐,轻功施展了极致,然而瓦片接连破碎的声音以及脑后的凉风都在提醒他黑白无常的索命枷锁就要套上他的脖子。

  “锵。”

  雨珠被震得飞开。

  一柄折扇架住了雪亮的刀锋。

  套在扇子外面的纸很快被暴雨打得七零八落,露出了冰冷锋锐的铁制扇骨。

  危急时刻,是风行阁主秋景及时救下了自己的下属,她盯着刀客的眼睛,持扇的右手已经压不住对面的力道微微颤抖。

  “阁主小心。”

  秋景偏头避开刀客忽然踢起的右脚,靴尖上弹出了一截利刃,切断了秋景耳侧一缕头发。

  鲜血顺着秋阁主的左耳往下流。

  同时风行阁一众高手赶到,即刻将秋景护在了身后。

  “阁主,你受伤了……”

  “区区皮外伤。”秋景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她眼睛发亮地看着刀客。

  从孟戚走后,已经有五波人进了米铺翻找账册。

  风行阁、圣莲坛、本地帮会的人,给吴王卖命的江湖人,以及飘萍阁杀手。

  现在除了他们风行阁的人,另外两批人已经被飘萍阁杀得干干净净。

  秋景揉了揉震得发麻的手腕,心知这刀客内力深厚,而刚才近距离那场交锋,她根本没能看清对方的面孔,因为刀客除了斗笠之外,好像还在脸上蒙了一整块黑布。

  只有眼睛鼻子挖个孔的蒙面布。

  遮得这么严实,难道此人在江湖上另有身份?

  秋景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风行阁堪称江湖百晓生,不仅知道天下有名望的刀客,就连刀法流派和刀谱也如数家珍。这个神秘刀客所用的,跟江湖上成名刀法都不相符。

  一个高手或许能把自己乔装成另外不懂武艺的普通人,但是一个高手要把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高手,还使用截然不同的武功,这是不可能的。

  话本里那种武林盟主跟魔教教主是同一个人的事情不存在。正道大侠或许会偷练魔功,但不可能一辈子都不露馅。只要动手过招,就会有被看穿的风险。

  秋景没有丝毫放松,她低声吩咐属下注意身后,因为米铺里还有飘萍阁杀手在。

  同时她在心中叹了口气,如果孟戚没有误进米铺,飘萍阁未必会有这么快的反应,贸然动手杀司家米铺掌柜的,乃是吴王麾下的死士。现在人都快死光了,账册却依旧不知所踪。

  真的是被孟国师带走了?

  ***

  孟戚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些发痒。

  “大夫,这是有人在惦记我们了。”孟戚悠然道。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他们坐在土地庙前的台阶上。

  新买的布被墨鲤仔细叠了起来,因为没处放,索性塞给孟戚让他抱着。

  墨鲤手里拿着一小块炭,充作笔在台阶上画了几道,随后摇了摇头。

  “大夫,你这是?”

  “做衣服。”墨鲤没好气地说。

  如今他们身上背着“有账册”的嫌疑,自然不能随便找家裁缝铺做衣裳了,容易牵连无辜之人。

  可布买都买了,总不能天天看着孟戚披着布招摇过市。就算自己愿意装作看不见,可是自己那匹布要怎么办呢?也披上?

  试着想了这样两个人走在一起的画面,墨鲤的脸就僵了。

  ——尽管心底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奇怪,跟孟戚相处得越久,就越不像是自己。墨大夫忍不住斜睨某人,暗自琢磨着。

  “大夫会做衣服?”孟戚吃惊地问。

  墨鲤看着他,不说话。

  孟戚回过味了。

  其实不会,只不过被逼无奈。

  “咳,试试而已,没坏处。”孟戚一本正经地抱着布料说,“我以前也见过裁缝做衣裳,无非是将布裁成几块,然后分别缝起来,当然还要量一量尺寸。省事的法子就是把一套旧衣裳直接拆了,然后照着布的大小裁,这样不管怎么裁,裁几块都清清楚楚。”

  墨鲤继续看着他。

  由于种种变故,孟戚已经没有备用的衣物了,只剩一套被他穿在身上。

  “大夫你想要用的话……”

  孟戚做势要解开衣带,神情坦然。

  躺在土地庙里动弹不得的两个死士:“……”

  因为大雨,里面的人听不清墨鲤二人说话的声音,只能看到举止。

  怎么说着说着就要宽衣解带呢?

  之前还枣生桂子!

  没眼看,这都他妈的什么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鱼不服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