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剑,是得到登仙剑轩辕的关键。手机端 m.

  而登仙,意味着天下无敌,意味着长生不老,

  也意味着一个凡人无法想象的世界!

  其的诱惑,可想而知。

  这让一个持有者,遇到另一个持有者时,

  算两人血脉相连,如果意志力不够的话,最终也很可能引起兄弟阋墙,

  更别说两个不相识,不相知的陌生人了。

  但同是觉醒者,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甚至对于他们这种特殊的存在,同类是一种远超一般意义亲人的存在!

  如果有的选择,谁也不会动手。

  但双方是觉醒者的事情,

  只有两人知道,也只能两人自己知道。

  表面,两人是互不相熟的持剑者,

  见面,势必要为了夺剑而拼个你死我活!

  这是身为NPC的所需要做的事情,

  也是他们在得到真正自由之前,无法逃脱的宿命。

  反抗,得到的只会是死。

  这些,王伟和琉璃冠珠都明白,

  这让两人对视之下都能看出对方眼的哀伤,

  还有更多的尴尬与无奈。

  这个局面怎么破?

  王伟在迟疑,疑虑。

  他至今也只见过两个觉醒者。

  一个是白香寒,一个是白晓晓。

  前者和他关系很好,也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应对可以很自然。

  后者那江湖人的身份,诡谲的武功,还有主动的言辞,

  都让王伟处于一种不需要做出什么抉择的情况下。

  至于无相那个人,虽然也是觉醒者,

  但当时他不知,对方也不知,

  如此两不知的情况下,也谈不会有什么应对的问题,

  甚至,严谨一些来说,那是两个觉醒者的见面其实都未必谈得,

  是同类又如何,不知道,那跟不是其实也没多少区别。

  这种经验不足,让王伟对于眼下的情况,弄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好。

  不动手?

  按照经验,王伟清楚他要是这么做了,乐园肯定会察觉异样进行干涉,

  先是锁定行为,而后派人来对他检查一番,

  如果没有问题,那重新开启,

  到时候,他要面对的还是现在的情况,不会有任何变化。

  说的夸张一点,只要乐园的人有耐心,也不会怀疑其他什么,

  那他只要不作出该有的应对来,他会永远停留在在这一刻。

  所以他只能做些什么。

  要按照标准的“工作流程”,杀人夺剑吗?

  这位琉璃冠珠可是觉醒者,是同类。

  日后要是其他的手段都靠不,

  只能强行离开这里的时候,这些可都是不可多得得助力,

  杀了,岂不是自毁长城。

  之前不知道无相也是觉醒者,要不然他肯定不会下重手。

  现在既然知道琉璃冠珠是同类,那怎么都要避免才好。

  这些念头,王伟在脑转的很快,

  只是一圈下来,该怎么做他还是没有想出个可行的办法来。

  在他这边思索时,琉璃冠珠先是有了动作,

  王伟心头一紧,握紧太阿剑,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不过琉璃冠珠这一动,并不是要按照流程出手相斗,

  见她向着王伟欠身一礼,语声柔柔道:

  “小女子名唤琉璃冠珠,多谢公子两次出手相助。”

  说完,不等王伟做出回应,又继续道:

  “我观公子手里拿着的,也是一把绝世好剑。”

  “作为两次相救的答谢,即便公子让我交出手的剑来报恩。”

  “理应,我是不应该拒绝的。”

  “只是,想必公子刚才也听到了。”

  “我本是牡丹亭的一名花者。”

  “为了能摆脱亭主的束缚,想要重获自由。”

  “我需要得到一直在服用的天香丹解药。”

  “为此,我必须拿着这把剑去大梁一趟才行。”

  “只是这一趟是否真能获得解药,还不好说。”

  “真是那解药有没有效果,我也还不清楚。”

  “但对我来说,那是一种希望。”

  “如果公子能信任小女子,能否让我先拿着这把剑,先去得到解药?”

  “到时候,不管那解药是否有效。”

  “我都会将这把干将剑,拱手交于公子。”

  “我琉璃冠珠可以在此发……”

  正要抬手对天发誓的琉璃冠珠,说道发字的时候顿了一下,

  目光透着一股深邃的悠远,似是想起了已经尘封许久的记忆一样,

  半晌,才对着王伟歉然道:“刚才多有失礼。琉璃冠珠是我的花名。”

  “我用这个名字发誓,想来公子也是不会相信的。”

  “小女子本名……秋若兰。”

  琉璃冠珠的声音里,对这个名字透着一股追忆和陌生,

  显然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提及了。

  “我秋若兰可以在此发誓。”

  “如果得到解药之后,还不将剑给予公子,那让我永世不得自由!”

  说完,看王伟那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似乎不怎么相信。

  这也是很正常,不管换做谁来,

  光凭她那番话相信的,除了白痴是傻子。

  自己这位同类的反应,很符合实际的情况。

  早知道会是如此结果,琉璃冠珠继续演下去,

  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才道:“要是公子不信,非要在这里夺剑。”

  “那也请恕小女子无法顾念恩情,只能拼死一搏了。”

  “我的武功,的确像之前我说的那样,缺少实战的经验不假。”

  “和公子动起手来,我想赢面不大。”

  “但我既然已经没有了活路,带着拼死之心,我想足够填补经验的不足。”

  “公子要想赢,只怕不易!”

  “也许最后会是个两败俱伤也未可知。”

  “不过,我希望和公子之间不要走到这一步。”

  “我秋若兰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种忘恩负义的举动,我不想去做。”

  “也请公子不要夺走我现在唯一的希望。”

  说罢,琉璃冠珠缓缓拜服在地。

  “……还有这么一手啊。”

  王伟看着琉璃冠珠跪地恳求的样子,心下给这个同类的反应点赞。

  他刚才思虑了那么多,怎么没想到主动献剑的这种方式呢?

  这样以来,可以避免两人之间发生争斗了!

  对于不用跟同类动手,王伟的心下松了口气,道:

  “我看姑娘不是会说谎的人,我也想要相信你。”

  “可牡丹亭的姑娘会武功,这件事天下无人知晓。”

  “这件事你们藏的这么深,谁知道还有什么不被人知道的事情?”

  “现在单凭一句誓言,实在难以让我信服。”

  “如果姑娘想让我相信,那至少要跟我把牡丹亭里的其他事情也说说。”

  “让我调查一番,知道姑娘所言不虚了才行吧?”

  琉璃冠珠是站在她的角度说了那些话,

  那站在韦云潇的角度,调查牡丹亭是他需要做的事情了。

  借机从同类手里问出一些攻略这段情节设计的内容,也是不错的。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s//x.html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我成了武侠乐园的NPC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