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安,我家学神有点甜 206 扮猪吃老虎(2更)

小说:吻安,我家学神有点甜 作者:珈蓝 更新时间:01-03 源网站:小猪看书
  人力到位,实验室正式扩大开启,侯佳音忙飞了,但她没忘了跟陆临歌的约定,于是百忙之中抽空陪他去了躺郊外,给传说中的林董拜年。

  劳斯莱斯车里,侯佳音一路都在笔记本里看文件。

  陆临歌觑她一眼,觉得有些好笑,“比我还忙。”

  侯佳音浅浅微笑,“陆少,是真的忙,像我们这种刚创业的,都这么辛苦。”

  她这两天,呆在实验室里开会开到黑眼圈都出来了,到今天,才差不多安排好了所有事情,但叶祖这批人是实验室里新注入的血液,要让那些职场老人真正容纳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之前说的项目”

  陆临歌话还没说完,侯佳音就递了一份文件过来,“t我电脑里有,你先看文件,有兴趣了,我给你看t。”

  “好。”陆临歌接过,眉目淡然,但几分钟之后,他的表情就不淡然了,蹙着眉头说:“这个项目,不是那天在俱乐部里”当时要忙李章的事情,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听那人讲解。

  “是。”侯佳音笑靥如菊,“他先找的你,但陆少看不上,所以我捡了。”

  “投资金额十亿,你有”

  “我的股东有。”

  陆临歌一震,“你的股东是谁”

  “何庭羲。”侯佳音直接报名讳,这样能更快的得到肯定和融资。

  果然,陆临歌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竟然投资了你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陆临歌没想到,这小妮子很有能力啊,十亿是资金都拉来了,想必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主要还是我的项目好,不然他也不会投了,你说是不是”

  “也是。”这几年,何庭羲投的项目不少,每个都混得风生水起,他的公司,也是近几年来最异军突起的一匹黑马。陆临歌沉吟片刻,“初十,带着你的项目上我们集团来。”

  侯佳音眼睛一亮,但一会后,表情就焉了,“能过几天吗最近几天实验室在扩大,特别忙。”

  “你们实验室最近在搬地方”

  “是的,换更大的实验室,秦院长的地。”

  “秦淮庄也投资了你的实验”

  “对,大家都入股了,现在就差你了,要是你也入股,我们这实验室必定大放异彩。”

  “小样,我还没答应你呢。”

  “看了t你就答应了,这绝对是个值得投资的项目。”侯佳音信心满满。

  陆临歌失笑,看着她这副样子,忽然觉得现在的年轻人都很不简单啊,全混地风生水起的怎么回事

  “对了,到时候抓到幕后主谋了,我给你报仇。”陆临歌忽然说。

  侯佳音诧异,“给我报仇”

  “那个姓宋的,我盘问过李章了,他说你那天被抓,是宋总的意思,但他不知道宋总为什么会挑你。”

  侯佳音也不明白,宋总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啊,有什么怨有什么仇

  “现在还没抓到主谋,再让他快活两天。”陆临歌语气淡淡,眼眸却阴测测,可以想到,等主谋浮出水面,这群人就会被姓陆的一网打尽。

  侯佳音没说话,她倒没什么所谓,反正能报仇就行。

  不多时,车就抵达了林钟山在郊外别墅。

  两人下车,林钟山跟他的夫人还有几位客人在门口迎接,陆临歌带着两个男助理和侯佳音走过去,与他们微笑问候。

  双方和和气气,进了偌大的客厅里,言笑晏晏。

  林钟山的老婆孩子今日都在场,老婆是一个五十多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孩子是个千金,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长得杏眸瓜子脸,气质娇柔。

  林家一家人穿得珠光宝气,坐在沙发上,顿时让大厅蓬荜生辉。

  相比他们家,陆临歌这边就朴素多了,他穿着黑色羊绒西装,他的两个助理也穿着黑色西装,侯佳音穿着浅灰色制服,一派中性色调,沉稳镇定。

  陆临歌姿态优雅地坐下,其余两个助理,搬上拜年的贺礼,都是一些珍贵的茶叶和酒什么的。

  “贤侄,怎么这么客气。”林钟山微笑,与他寒暄问暖。

  “过来拜年,一点点小小礼物,应该的。”陆临歌唇角一直含着笑容,目光落在林钟山的女儿身上,像是状似有意似的,冲她点了点头。

  林千金的脸立刻红了,垂着睫毛,不敢看他。

  侯佳音站在陆临歌身后静静看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惊奇。

  林钟山心里写着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会这么好心呵呵。

  侯佳音差点想笑。

  片刻后,林钟山的心里活动就变了小玩意还敢勾搭我女儿,不只死活。

  侯佳音是看得差点喷笑。

  林夫人见她在笑,招呼他们几个过去喝茶,“来,都过来喝茶。”

  几人过去,端起林夫人递的茶杯,道:“谢谢林夫人。”

  侯佳音也在队伍内。

  林夫人抬眸看了她一眼,随口问:“你是陆少的”

  模样长得太招人了,像是个花瓶。

  “助理。”侯佳音随口答。

  “哦那你姓”

  “侯。”

  林夫人点点头,喊她:“侯小姐。”

  侯佳音笑笑,大眼睛继续瞟着林钟山。林夫人发现,这小狐狸精从进屋就一直盯着她老公看,心里十分不爽,面上不显,笑着说:“侯小姐,你在看什么”

  林夫人故意问她。

  侯佳音扭过头来,神色如常,“感觉你们这房屋的设计很好看,就多看了几眼。”

  “是吗”林夫人说:“二楼也不错呢,要不我带你上去转转。”

  侯佳音的眼底忽然出现一丝疑惑,林夫人这话到底是打个幌子让她跟她一起出去还是真要带她上二楼参观

  怀着疑惑,她点了点头,跟着林夫人一起上二楼了。

  “你跟着陆少多久了”上了二楼,林夫人一边走一边问。

  侯佳音微微笑着,随口胡诌,“快三年了吧。”

  “是吗看你年级好像很小啊。”

  “陆少说人才就要从小抓起,我是被陆少选中的。”

  人才我看是狐狸精吧林夫人心里冷笑,面上却露出慈祥的神色,“原来如此,这儿是我们的卧室,你要不要跟着我一起进去参观一下。”

  侯佳音目光一凝,笑起来,“好。”

  两人一起进去,林夫人指着几个古董摆件跟她讲解了一番,见她一直笑得温和,眼角一划拉,到一边的衣帽间里去了。

  侯佳音跟进去,里头全是名牌衣服,鞋子,包包,首饰什么的。

  林夫人随手拿起一个崭新的限量版包包,放进她怀里,“之前这包包买回来,我一直觉得我自己戴太年轻了,现在侯小姐过来,我忽然就想到,这包很适合侯小姐。”

  侯佳音立刻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但随后却把包推还给她,“不不不林夫人,我不能要你的包。”

  “你拿着吧,没事,我这儿的包多着呢,就算每天都带不同的包一个月也不重样。”

  这是在炫耀吗侯佳音微微挑眉,还是推拒,“不行的,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的,林夫人。”

  “怎么是无功不受禄你今天来我们林府,就是我们的缘分,我送你一个包而已,不必这么紧张。”

  “林夫人”

  “拿着吧。”

  侯佳音只好收下,大眼睛眨了眨,笑起来,“那就谢谢林夫人了。”

  林夫人眼底露出几分鄙夷之色,却故作大方道:“没事,我这儿东西多着呢,你要有看上的,尽管开口,夫人我送你几件。”

  “真的吗”侯佳音眼睛一亮。

  林夫人点点头,“孩子,你挑吧。”

  她这其实就是客套话,谁知道侯佳音真的开始挑了,在衣帽间里走了一圈,挑了好几个包包,好几样首饰。

  林夫人表面微笑,内心在滴血,“都送你吧,难得侯小姐喜欢。”

  “那就谢谢林夫人。”侯佳音把几个包拎在手里,看见什么顺眼的首饰,就随手丢进包里,最后,看中一个摆放在最中间的包包,这个包她之前听林依说过,说是最新款,很贵很贵。

  侯佳音笑笑,指着那个包,“林夫人,我喜欢这个。”

  林夫人的脸上,忽然就笑不动了,这个包包昨天才让人送过来的,自己还被背过一次呢。

  见她不说话,侯佳音继续追问:“可以吗这个”

  林夫人面色阴沉得要滴水,表面却皮笑肉不笑,“可以,你喜欢的话,就拿走吧。”

  “谢谢林夫人。”侯佳音伸手去够那个包,够不到,往一块放包的陈列台一站,那陈列台只是放包的,并不能容多少重量,侯佳音一站上去,就听到身后林夫人惊呼了一声,接着那陈列台就断了,侯佳音刚好拿到那个名贵包包,跳了下来,而陈列台这时候也垮了,往下一断,跟着十来个包包一起掉下来。

  整洁的衣帽间顿时就乱了。

  林夫人差点就骂娘了。

  侯佳音却站在一边,小心翼翼,楚楚可怜地看着林夫人,“对不起,林夫人,我不知道你们家的衣帽间这么脆弱”

  林夫人冷着脸,摆了摆手,“侯小姐,你挑好了吗挑好了就先出去吧。”

  这话其实是在赶她走了,不然再让她挑下去,估计整个衣帽间都得被这个毛手毛脚的乡巴佬拆了。

  “好了好了”侯佳音露出害怕的样子,不敢在挑了。

  林夫人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那你先出去吧,我等下再去找你。”

  “好。”侯佳音应着,看见林夫人心里写着没教养的小贱人,叫你挑你就真挑了,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再看林夫人的笑脸,侯佳音就忍不住想笑,抱着几个包包,先走了。

  她拿这些东西,是因为她知道,她只有拿了,等下林夫人才会再来找她,因为这是贿赂,不然这小气的娘们不会平白无故给她什么奢侈品的。

  侯佳音拿着东西下去,陆临歌跟林钟山已经去牌局了,侯佳音把包先放在一楼,进牌室去看几个人玩梭哈。

  “去哪了”她一站回陆临歌身边,陆临歌就问她。

  侯佳音低声在他耳边说:“林夫人刚才把我叫去了,送了我好几个包包。”

  陆临歌眉梢一挑,低低笑了,“有趣。”

  侯佳音也是扬眉笑着,确实有趣,而桌上的牌局,就更有趣了,侯佳音用透视眼看了一圈,桌上五人,每个人的牌都比陆临歌好,但总是更到第三张第四张就盖牌子不跟了,好像在故意让陆临歌赢。

  她低声道:“他们都在故意让你赢。”

  陆临歌抬眉瞅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猜的。”

  确实,在侯佳音进来之前,陆临歌已经连赢很多把了,但每次赌得钱都不多,所以他并没有在意。

  “你确定”

  侯佳音没立刻回答,她多看了一局梭哈,这下非常肯定了,点点头,“确定,他们确实在放水让你赢。”

  陆临歌冷笑,却没说什么。

  侯佳音不知道他在冷笑什么,就继续静静看牌,忽然,陆临歌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对侯佳音说:“你替我玩几局,输了算我的,赢的,你的。”

  “那行。”侯佳音坐下,拿着他的牌,翻了个白眼,这牌还真够烂的,但秉着大家都想让她赢得局面,还是赢了两三局。

  到第四局,侯佳音上来摸到了一张黑桃q,底牌是黑桃k。

  而林钟山的牌面是红桃k,底牌是红桃a,他扔出了一个黑金色的筹码。

  侯佳音看了陆临歌的桌面一眼,手边放着不少筹码,其中黑金色的筹码有五个,她捡出一个,跟着扔进去。

  桌面上的人看见她跟,都愣了一下,一起扔进一样的筹码。

  牌局继续发牌,第三张牌,侯佳音是黑桃j,林钟山是红桃q,他是同花顺牌面,他说话。

  林钟山扔进了两个黑金色筹码。

  侯佳音跟。

  其他人也继续跟。

  她跟,是因为她看得见其他人的底牌,除了林钟生是好牌,其他人都是烂牌,但这局他们却不盖牌了,而是看着侯佳音的动作都跟了,想必就是在套路她。

  侯佳音忽然就觉得,这应该是个圈套。之前李章为什么会欠下巨债,说不定就是从这个圈套里面欠的。

  反正钱陆临歌的,她无所谓。

  牌面继续发牌。

  侯佳音得了一张黑桃10,林钟山是红桃j,他每一把的牌面,都刚好压她一筹。

  侯佳音看着他把桌面上剩下的两个黑金筹码扔进去,跟着扔了,反正钱不是她的,豪气一把。

  其他人见状,都跟了。

  牌面上现在多少钱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要继续跟下去,才能知道林钟山玩什么花样。

  最后一张牌发完,侯佳音是黑桃a,林钟山是红桃10。

  侯佳音明面的牌是q,j,10,a。

  而林钟山是,k,q,j,10。

  他是同花顺牌面,亮底牌前还是他说话。

  这局没把侯佳音都跟着,林钟生看着侯佳音明面上的牌,他觉得自己是同花顺,没理由怕侯佳音的牌面,而且他也不相信她的底牌能是黑桃k。

  于是他推出了手边所有筹码,“梭哈。”

  这话一下去,桌面上就安静了。

  侯佳音看着牌面上其他人的牌,确定自己这把绝对是能赢的,但她不能表现得太明目张胆,否则怕其他人不跟,所以假装犹豫地看着自己的底牌,好像有点犹豫不决。

  旁边的人见状,立刻也推出了手边的筹码,“我跟,我牌面一对a,我就不信你是同花顺”

  侯佳音皱了皱眉。

  另一个说:“我也跟,我三条三,没理由怕你个对子。”

  侯佳音还是咬着唇一副下不了决心的样子。

  “我也跟,我三条8,大不了回去多奋斗几年。”

  侯佳音见桌上四人都推出了筹码,终于,轻轻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人怕她不跟,一直煽风点火。

  “你这么好的牌面不跟吗我看你很有可能是同花顺呀。”一男的忍不住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吻安,我家学神有点甜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