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也没必要跟范爱莲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安心呆在医院坐看叶国兴倒霉的事情。

  以这黄皮子如此睚眦必报的心性,就算林夕乖乖回去受死,它肯不肯放过那一家三口也是个未知数。

  要钱落跑的计划失败,已经习惯依靠别人生存的范爱莲只好怏怏不快跟着林夕回了家里。

  范爱莲去医院的时候是挺早的,一来是这个时候小县城里可没有什么出租车,只能花了十块钱包一辆板车连接再送,医院离县城还有段距离,耽搁了点时间。

  二来是林夕走之前又把钱苞米和桃子叫来给她们念了一遍【灵台净咒】,然后趁着范爱莲给她办出院手续的空,林夕又亲切“探望”了一下病友张治平。

  经过林夕一段时间的“治疗”,张医生如今已经成功的从装疯变成了真疯。

  办完手续的范爱莲远远看见,曾经衣冠楚楚的张医生在看见王凤云的时候突然一声尖叫,然后翻着白眼浑身抽搐着摔在地上。

  这样不轻不重的一记精神刺,已经让张治平脆弱的大脑彻底崩溃,相信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

  而这一幕,深深震撼了范爱莲。

  在她心里,王凤云的恐怖指数迅速飙升max,靠着装神弄鬼的黄皮子绝对无法达到人家这种高度。

  这也直接导致了她在之后的日子里,对这个由女神经病成功转化为女神的王凤云言听计从,因而险之又险的捡回了一条性命。

  两个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叶国兴并没有在家,范爱莲去隔壁接回了宸宸。

  小小的人儿并不知道自家面临的灭顶之灾,看见林夕嘴巴里嘟囔着:“妈妈,抱!”

  然后还没等林夕有所表示,他已经张开两只小短手牢牢抱住林夕的腿。

  身上佩戴着【稚心】,一般的小孩子都会很喜欢她。

  偏偏老阿姨林夕虽然往注孤生的路上撒着欢的奔跑却依然抵挡不了来自小萌娃的会心一击。

  范爱莲能看得出,面对她跟叶国兴甚至那个冷得像根冰棍一样的叶骋,王凤云都是一种无所谓的淡然。

  可她却会对着宸宸发自内心的微笑,可见王凤云是从心里往外喜欢宸宸的。

  思及此,范爱莲一颗心似乎也不再惊惶,站起身来准备晚饭。

  就算她真的被黄皮子祸害死了,起码王凤云应该能照顾好儿子。

  冰箱里什么都有,范爱莲很快整治好一凉两热三个菜,大家美美的吃了一顿。

  林夕吃得尤其多。

  精神病医院里的伙食实在太差,只管饱,不管好。

  叶国兴始终不见踪影。

  越是天黑,范爱莲的脸色就越难看,笑容也越来越牵强。

  林夕始终没心没肺的跟宸宸一起玩,范爱莲等了很久也没见她有什么行动,于是讪讪的问道:“王姐,咱们用不用准备点啥?”

  “准备死就行了。”林夕淡淡说道。

  啥?

  已经是初冬十分,天黑得很早,刚一过七点,外面已经黑得墨一般。

  林夕和范爱莲彼此都心知肚明,叶国兴这是提前躲了出去,自然打的是让林夕跟黄皮子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主意。

  尽管去接林夕的时候已经猜到大概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范爱莲的心还是隐隐的疼。

  这是她选择的男人,这是她曾经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叶国兴丢下她不管,范爱莲虽然难过但是不恨,可是没想到叶国兴竟然连宸宸都能狠心丢下,只为了自己活命。

  只要过得了这次难关,范爱莲决定带着宸宸回南方老家去,叶国兴可以丢下他们一次,就有第二次。

  结果身边黑影一闪,王凤云突然就不见了。

  范爱莲吓了一跳,王凤云要是也跑了,谁来对付黄皮子啊!

  她顿时浑身一哆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着急,这次竟然成功忍住,没有尿出来。

  范爱莲颤抖着爬起来去抱宸宸。

  如果连王凤云也跑了,她只能带着宸宸厚着脸皮去邻居家借宿也绝对不敢在这个家里呆了。

  还没等她去把宸宸抱起来,大门“咣当”响了一声,范爱莲不敢出去,只能坐在炕上借着隐约的毛月亮,看着好像是王凤云去而复返。

  范爱莲这才稍微安定了些。

  不过看着王凤云影影绰绰好像还提着什么,范爱莲的心跳有点急,难道一下就把那黄皮子给抓住了?

  可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东西,明明只有半大黄狗大小,没这么大啊!

  林夕很快回到屋子里,将手里提着的东西“噗通”一声丢在地上,范爱莲这才看清,居然是一直不见踪影的叶国兴!

  叶国兴嘴里还在喊着:“你这是绑架!你是个精神病患者,我有权利提出跟你离婚的要求。”

  “别做梦了,老娘只有丧偶,木有离婚!”林夕说完,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把叶国兴给踢了个狗吃屎。

  范爱莲见此,心中不知为什么竟然觉得很痛快。

  “范爱莲,你知不知道傻狍子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

  范爱莲满脸愕然的摇摇头,表示完全跟不上她的思路。

  “因为这个傻逼在哪里吃亏了,就一定会想办法回来再看个究竟。”林夕斜睨着叶国兴意有所指。

  叶国兴的确是抱着坐山观虎斗的想法悄悄溜过来的。

  这两天他也没消停。

  虽说建国后不准变异成精,十年中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可是在大东北,真心想找个出马仙的话,对于非常善于钻营的叶国兴来说还不算太难。

  他身上带着重金求来的护身符,准备藏起来看看结果。

  如果黄皮子赢了,明天就去请老仙帮自己平事,如果是王凤云赢了,那就只能溜之大吉了。

  他舍不得自己在这里辛苦积累下来的人脉和声望,那些仙家的事他多少也知道一些,最多就是麻烦点,初一十五给上个大供,平日多敬点香火估计没啥太大问题。

  借着黄大仙之手除掉王凤云,到时候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可若是王凤云赢了,这娘们一脚就能把他从疾驰的自行车上踹下来,而且随便抬手点两下他就是个活死人,很有点时下流行的香港武打片里的路数。

  跟王凤云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叶国兴其实早就觉得王凤云可能已经不是以前的王凤云,大概是被什么东西给借尸还魂或者得了哪位武林前辈的“灌顶之术”了,那他可一点辙都没有。

  不过也并非全无好处,王凤云收拾掉黄皮子,他也就可以高枕无忧的……

  一个人跑路了。

  当然,叶国兴的第一志愿还是两败俱伤。

  黄皮子和王凤云同归于尽,他接着过他也大老板的好日子。

  他正潜伏在老柴家院墙外的煤棚子里想象着该如何更好应对这三种结局,王凤云从天而降,给了他第四种结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炮灰女的另类修仙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