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宸看起来的确是在睡觉的样子,可是一张小脸却已经被冻得有些青紫。

  孩子这样还不行,明显是不正常的。

  范爱莲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黄皮子一个劲儿磕头,哀求着黄大仙儿放过孩子,有什么罪责惩罚,都只管往她身上招呼,怎么都成,只要把孩子还给她。

  那个令人听着极不舒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倒是难办了。先来这个经脉齐整,好串窍,后来这个却是亲妈,越是血缘关系越是心意相通,究竟选谁好呢?”

  范爱莲听得有点蒙。

  林夕冷着脸嗤笑了一声:“我猜你一定很少跟别人翻脸,因为脸太大了,不好翻。所以你应该是黄鼠狼里面脾气最好的一个。”

  黄九鋆略微琢磨一会才听明白林夕话里的意思,是在骂它吹牛逼。

  顿时一张长满黄毛的脸气得嘴歪眼斜,一顿“吱吱”乱叫,范爱莲见它呲着牙露出满口森森利齿,不禁更加担心就在它脚下的宸宸。

  而林夕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虽然这东西差一点就能化为人形,也口中能吐人言,可它毕竟不是真正人类,依旧有着某些畜生的特性。

  一被林夕刻意撩拨激怒,心神瞬间被怒意所扰,只想不管不顾一口吃了这个屡屡坏它好事的女人,就在它心神失守这一瞬间,林夕立刻一个精神刺对着这黄皮子施展而出,于此同时一把锋利匕首直接扎向地上的宸宸。

  范爱莲顿时一声尖叫,等到发现那匕首竟然扎在裹着宸宸的小被子上而且神奇的转个弯带着孩子重新回归时,自然明白是自己错怪王凤云了。

  黄九鋆讨封时就已经被林夕毁了大半道行,所以林夕这全力以赴的一个精神刺直接让它晕了过去。

  黄九鋆一个倒栽葱倒地的瞬间已经被林夕收进自己的木葳星去了。

  木葳星已经出现一些生灵,就让自己的天道意志剥夺它的灵力,让这只没有人性的黄皮子只能一直做畜生吧。

  精神力透支的虚弱感再次袭来,林夕觉得自己脚有些软。

  这种不适,是因为自己魂体被突然强化到极致而导致原本强横的精神力却不足以支撑,林夕自嘲的笑了笑。

  果然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太大真的会扯着蛋。

  一阵风吹来,林夕感觉自己有些冷,正要将抱在怀里的叶毅宸交还给眼巴巴望着她的范爱莲,林夕脸色突然就变了。

  范爱莲瞪大双眼讶然望着林夕,这个女人一直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

  难道是宸宸出了事?

  林夕把孩子递给她,宸宸依旧在昏睡,不过脸色已经没有之前那般青紫。

  “抱好孩子,跟紧了我。”

  范爱莲能听出王凤云的话里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

  “天又黑了。”她的声音就在附近,可是范爱莲居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一只凭空出现的手突然拉住了她,范爱莲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是我。”王凤云的声音再次响起:“跟好了我,咱们先回屋子里去。”

  范爱莲觉得自己就是个瞎子。

  之前好歹还能看见近处的人,现在是什么都看不见,而且气温开始急剧下降,就算她再蠢不对劲儿了。

  可是,明明之前的黄皮子已经被王凤云给收拾了啊?

  林夕的心也很沉重,她实在没有想到,黄九鋆竟然这么快就喊来了救兵。

  难道被她丢进木葳星的黄皮子,竟然还是个有后台的?

  林夕探知到阵眼时就已经知道黄九鋆必然不是独自前来的。

  除非是那种专门用脏东西来修炼的邪灵,否则的话像它们这种东北人口中的“老仙儿”十有八九都是最怕脏东西。

  黄九鋆用这种脏东西做阵眼,必然不会亲自携带,否则它多年苦修就彻底毁了。

  这种低阶的修行生灵只能驱使一种叫做蒙孽的东西来帮它。

  蒙孽具体怎么来的,谁都说不清楚,总之就是那些人类的戾气、贪念等等负面情绪结合一些游荡世界最无知无识的零散魂魄逐渐形成了孽。

  孽根据危害程度也是分不同等阶的,蒙孽就是其中最低级的一种。

  很多时候人突然之间会感觉到莫名烦躁,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可能就是这种蒙孽恰好游离在你附近,意志不坚的人便会受其影响。

  它们只是觉得好玩,可是往往会无意识就把人给坑了。

  孽这低阶灵体最有名的游戏就是鬼打墙。

  它们并不见得想要害你,只是没事逗着你,看你惊惶、恐惧,它们便会觉得很开心。

  而这种蒙孽虽然不怕脏东西,甚至越脏越开心,可它们却害怕新鲜出炉的尿液。

  所以林夕才丢出范爱莲尿湿的裤子做法宝,果然把阵法给破了。

  林夕也顺利找到黄九鋆的所在,只是它用魇道之术控制着宸宸,孩子实在太小,林夕投鼠忌器不敢收拾黄九鋆才故意用言语激怒它才救下了宸宸。

  林夕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定的带着范爱莲往屋子的方向走,这一段在平日几十步就可以走到的距离,现在竟然是咫尺天涯。

  可是林夕明明已经用精神力锁定了房间的位置,却是怎么走都走不进房间去。

  眼见得范爱莲跟犹自昏睡的宸宸都已经冻得浑身发抖,林夕无奈,只得准备带着她们母子进入木葳星去,好歹能暖和暖和。

  是那样一来,保不齐就会被社区有所察觉。

  可若是一直这么走下去,她的身体到没什么,范爱莲和宸宸若是长期在阴气如此浓重的地方停滞,就算救了他们的性命,也是体弱多病活不长久的。

  范爱莲倒无所谓,关键是小孩子是无辜的,想着小东西总是喜欢粘着她,一双黑葡萄粒子般黑亮的眸子总是充满濡慕和信赖的看着她,就算不涉及到因果,林夕也实在是不忍心。

  正左右为难呢,冷不防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管你是哪个堂子的,竟敢害本座孙儿无辜殒命,你们四个,就都留下去我的清风堂吧!”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炮灰女的另类修仙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