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猛然间,陆承安站定,声音冷如玄冰。“这是你自找的。”

  “陆总裁。”他吓得浑身发颤,以陆承安的性格和手段,想要捏死凌氏集团实在是太简单轻易,可是他不能失去,只有这么一点东西值得骄傲盼望的了。

  “陆总裁,有话好好说。”

  薛子扬拦住了凌宇的去路,冷笑两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凌宇,凌菲菲到底是不是你亲妹妹啊?你就这么对她?”

  被亲哥哥算计的感觉,应该很不好受吧。

  周原尘对凌菲菲也充满了同情。

  人情永远都是这样,沉甸甸的,不叫人失望,十分凉薄,并且让人心寒的缓不过神来。

  “薛总,您帮帮我,帮帮我。”

  他怕极了。

  薛子扬踹开他肥胖的身子,出了凌家大门。

  “什么鬼?”刚出门,陆承安的车都不在了。“这是要我们俩走回去?”

  周原尘轻笑。

  以现在陆承安的心情,哪里还有空管他们俩?

  “今天正好没运动,就当是健身了吧。”他很看得开,他们是兄弟,不拘小节惯了。

  更何况,陆承安这些年来过得艰难辛苦,他们也没能帮得上忙,这一直都是周原尘觉得十分愧怍的地方。

  方辰看着凌宇,问道:“菲菲跟陆承安真的是夫妻关系?”

  “呸,他们早就离婚了。方总裁,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陆承安是个魔鬼,菲菲跟着他也不会幸福的,真的,凌氏集团也是菲菲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方辰微微颔首。

  他们方家在云城算得上是一家独大,但是到了棉城来,力量微乎其微。

  整个棉城都好像成了陆承安的,能跟陆家对抗的,只有白家。

  他还听说,这些年来,陆家的海外贸易更为发达,实力雄厚。

  知识他想得到凌菲菲,这倒是真的。

  他笑了笑,看起来温文尔雅。

  “好,你放心。”

  凌菲菲睡得死死的,被陆承安抱进浅水湾别墅的时候,都没能醒过来,窝在陆承安怀里,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该死的小东西。

  “凌菲菲。”他扑上去,狠狠地撕咬着凌菲菲雪白的脖颈。

  “唔。”她嘤咛一声,“呕。”

  脏物吐了陆承安一身。

  那一股子恶臭扑面而来。

  该死!

  他一定不会放过凌菲菲。

  他拽着凌菲菲到了浴室,该帮着她脱了那一身脏衣服,看着里面雪白的身体,他双眼通红,浴火焚身。

  不管在何时何地,不管他心情如何,凌菲菲都对他充满了诱惑力。她的身子,她的躯体,都让他意乱情迷。

  都说陆承安是禁欲系男神,这么多年更是洁身自好不近女色。

  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等着凌菲菲。

  这个出走的娜拉,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她还敢背着他对着别的男人痴笑。

  “凌菲菲。”他紧紧地抱着凌菲菲湿漉漉的身子。“你是我的。”

  次日一早,凌菲菲头痛欲裂。

  看着自己赤条条的身子,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里砰砰直跳。

  还好,还好,这是浅水湾的房子。

  她明明……

  正想着,就看到陆承安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碗清粥。香气四溢。

  “醒了?”他的语气,冷淡的不像话。

  凌菲菲吐了吐舌头,又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尊大佛。她背过身子,刚想穿衣服,就被陆承安紧紧地拽住了臂膀。

  “都看过了,有什么好遮的。”

  这里的暖气供应很好,室内温暖如春。

  就算是光着膀子也不凉。

  “张嘴。”他语气生硬,动作却是格外轻柔,喂着凌菲菲吃着粥,接着说道:“吃完了跟我好好解释解释昨天的事。”

  昨天?

  她头痛欲裂,对于昨天的事情印象都变得格外模糊。只知道见到了方辰,至于其他的,一点多余的印象都没有。

  “怎么了么?”

  “怎么了?”他看着凌菲菲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你对别的男人笑?”

  凌菲菲瘪了瘪嘴,东南亚醋王上线。

  她不再多话,闷着头吃着粥。

  知道他神通广大,想知道什么都很容易。

  凌菲菲心里想着,自己也算是身家青白,奉公守法的一个人,怎么到了陆承安这里,就好像是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了呢?

  他用的也完全是审问罪犯的语气,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凌菲菲心思百转千回,朝着陆承安静悄悄地看了一眼,轻声道:”没什么好在意的,那是我的老同学。“

  “也是你当初的暗恋者。”他的语气不咸不淡,好像只是在陈述事实,凌菲菲却能看到他紧握着的拳头。

  他生气了?

  凌菲菲瘪了瘪嘴,一脸无语。

  这个男人到底是变了多少。

  以前他固然霸道,却也没有到这个地步。

  只是不知道怎么,她竟然看出了几分可爱来。

  那副神情,跟凌浩浑身一体,多么相似。

  她“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她说的坦荡。看得出来,是对那个男人没了什么感情了。“我要去片场了。”

  “已经帮你说好了,明天再去。”

  他放过了凌菲菲,但是凌宇,一定不会放过。

  至于还有谁当的同谋,他心里也有谱了。

  有些人,就是不能太放纵了,免得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做出来的事情,十分叫人厌烦。

  白家。

  没得到预想中的效果,白慕雅彻底发了狂,砸烂了一桌子的名贵化妆品。

  白母孙云霞听到动静,匆匆忙忙上了楼。

  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疼爱。

  “怎么回事?慕雅你怎么了?”

  “妈,我一定要嫁给陆承安,一定,一定。”

  孙云霞对她们两个人的事情已经不抱希望了。

  虽说陆承安是乘龙快婿没错,但是那个男人太难控制,她作为一个母亲,最看重的还是自己孩子未来的幸福,至于其他的不予考虑,现在看来,要是一直这么强求下去,吃苦受罪的人只会是白慕雅。

  “别强求。现在都说陆承安跟凌菲菲在一起了不是?”

  “当然不是。”她狠狠地说着。“还没到最后呢,我不会妥协的,如果我不嫁给承安,妈,你觉得还有谁配得上我,配得上咱们白家?只有陆承安。”

  这话不错。

  但是陆承安的心思太难琢磨,她以后胡吃苦的。

  “别想得太天真了,陆承安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

  “不管怎么样。”她格外执拗,“我都要嫁给承安,妈,你一定哟帮我。”

  白慕雅是富家千金,她吃穿用度无一不精,不能懂得凌菲菲为了温饱奔波,只觉得她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

  她从不介意窥探他人隐私。

  那个女人一无所有,可是她不同,她有的是筹码。

  白家家大业大,能让秦士晓觊觎。她天真的以为,秦士晓可以帮着她得到陆承安。

  凌浩钢琴比赛的那一天,一群好友全都去了。

  除了林叙渊。

  林氏集团被陆承安进一步压制,他都主动停职了三个月。

  这些时间,都忙得晕头转向,对陆承安的厌恶是真的,佩服却也是真的。

  毋庸置疑,那个男人很有能力。

  台上表演的一个个都是安琪儿。

  凌浩最小。

  台风却是十分稳健。

  坐在他们前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妻,怀里抱着两三岁的孩子。唇红齿白,长得十分讨喜。

  凌菲菲羡慕所有的孩子,这是人一生中的流金岁月,随心所欲且无忧无虑。懂得吃喝玩乐就已经很好。

  人类的宽容心大部分都在孩子身上。

  她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浅笑。

  等到凌浩上场的时候,她瞬息之间鼻尖酸涩,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这是她的孩子,她的骄傲。

  她一辈子的精神支柱。

  他穿着小西装,领口别着一个小小的蝴蝶结领带,看起来俨然是个小小绅士。那张脸,愈发像陆承安了。

  凌菲菲不自觉地朝着一边的陆承安看了一眼。

  他双眼直勾勾地定在凌浩的身上,脸上带着清淡的笑。

  这一幕格外心酸。

  凌菲菲低垂着脑袋,听着凌浩流畅弹奏的《卡农》。

  不出意外,凌浩赢了头筹。

  凌菲菲从没担心过凌浩的赛事,在这方面,他天赋异禀,从没输过。

  或许,他会更早的进入莫顿音乐学院。

  她期待着那一天。

  杜妙喜叽叽喳喳,走出音乐大厅的时候,狠狠地抱着凌浩亲了又亲。

  “这可是未来的钢琴大师,我得沾沾喜气。”

  凌浩嘻嘻笑着。

  作为对凌浩的庆贺,他们一行人决定去吃法餐。

  凌浩很好这一口,当初在美国的时候,凌菲菲每次对凌浩的庆贺礼物都是一顿法餐。

  他小小年纪,品位不俗。

  薛子扬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匆匆忙忙地走了。

  只留下他们五个人。

  周原尘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又朝着一边没心没肺笑着的杜妙喜看了一眼。

  “我们去另外一桌。”

  “为什么呀?”杜妙喜哼哼唧唧,明显的心不甘情不愿。

  “那边宽敞。”

  陆承安看着凌菲菲笑。

  “我们般配。”

  额。

  凌菲菲朝着陆承安瞪了一眼,这又是从哪里来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凌浩朝着自家爹地妈咪嘿嘿一笑。

  “妈咪,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这么跟爹地妈咪在外面吃饭的?”

  凌菲菲心口狂跳,小脸顿时就红了。

  陆承安倒是一脸期待,他很期待凌菲菲的回答。

  “这是叔叔。”凌菲菲固执地解释。“浩浩。”

  “好吧。”凌浩兴致不减,笑的格外促狭。

  这个鬼精灵。

  所有人都说凌浩跟陆承安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陆承安几乎有了八成的把握林浩是他的亲生孩子。只差一个亲子鉴定。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更相信凌菲菲对他的真心,有些东西,是遮掩不出来的。

  杜妙喜不知道被周原尘带到哪里去了,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人。

  陆承安自顾自地拉着凌菲菲的小手,慢慢悠悠地出了餐厅。

  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人。

  是陆承安的手下。

  “把浩浩带回去吧。”

  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萌宝在上:爹地看招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