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是对着话筒讲的这段话,字句清晰响亮到足以让会场里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场的人集体哗然,就连前面那两排教养极好的名媛都不可思议的望向了迟慕,眼底先是充满了震惊,随即演变成了被蒙骗的愤怒以及厌恶。

  “那个作品,居然是Anan个人收藏作品,她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剽窃Anan的作品?”

  “Anan可是我很喜欢的设计师,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她究竟是谁,我到现在都还各种托人打探她的下落,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和她见一面合个影什么的,这个18号设计师居然敢用我最钦佩的设计师作品!”

  “她是迟家的大小姐?迟家,就是那个被韩家老太太养大的那一户人家的大小姐吗?韩家老太太素养很高的呀,当初可是我们悦榕会的前辈,怎么老太太那么好的涵养,这家人一点也没学到呀?”

  “我很好奇,究竟是谁给她的勇气,让她用Anan的作品?而且这是悦榕会啊,集合了全球各种贵族人士的地方,就算是很私密的个人收藏作品,外面的人没见过,但是悦榕会这里的人肯定会有人见过……”

  “我听说,她好像还给我们悦榕会递交了申请入会名单,审核标准什么的好多项都过了呢。”

  “若是审核会让她进了悦榕会,那我立刻退出悦榕会,我是不可能和这种人为伍的!”

  “……”

  在众说纷纭中,迟慕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满场人投来的厌恶和嫌弃的眼神,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本想让夏晚安身败名裂的,怎么现在大家都在指责她?

  她怎么就莫名其妙变成了一个盗窃者,被人人唾弃?这明明是她设想中夏晚安的结局呀?

  从事发到现在,一直都安安静静坐在自己位置上拿着手机和宋有蔓聊天的夏晚安,见气氛有些混乱,这才抬头,望了一眼站在通往舞台第二个台阶上的迟慕。

  迟慕的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刚刚的傲慢、自以为是和沾沾自喜,此时此刻的她脸色发白,唇瓣哆嗦,眼神慌乱,甚至她的眼底因为未知的害怕而浮现出了雾气。

  看到这样的迟慕,夏晚安唇角微弯了弯低头,又看向了手机屏幕。

  【全北京最野的崽】:“安安,你到底想出来了没有?我们两的娃到底叫什么名字?”

  【全北京最野的崽】:“要不叫夏宋?”

  夏宋,夏朝和宋朝的结合体吗?

  夏晚安扯了扯唇角,想都没想就替宋有蔓肚子里那一只拒绝了他妈咪如此诡异的脑回路:“这个名字,太诡异了,很容易让我想到夏商周……”

  夏晚安回完消息后,在等宋有蔓的回复中,又抬头看了一眼迟慕。

  迟慕……她终究还是没忍住,有泪水溢了出来。

  夏晚安忍不住盯着落泪的迟慕多看了两眼,不得不承认,迟慕哭起来的样子比她得意洋洋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多了……同时也让她舒心多了。

  read_di();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好想住你隔壁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