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鸣猛然抬头,惊慌道:“这就是我来找导师的理由,您快跟我去看看吧,再晚我怕就来不及了!”

  王鑫被燕鸣的表情吓了一跳,见他眼含热泪,语气惊慌中带着一丝绝望,如同面临望不见底部的深渊,他登时大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快带我去!”

  燕鸣狠狠一点头:“嗯!”说完撒腿就跑。

  王鑫心里也相当急躁,见之前跟自己相谈甚欢的本地老司机要上前询问,想也不想地说道:“老哥有事等下再说,我先去找我学生。”

  本地老司机余光扫视到远处的青妖,音量不由自主地拔高:“老弟,出事了咱就找执法队啊,你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

  高昂的声音顿时吸引了青妖的注意力。

  她淡黑色的眉毛随之一动,高到天际的发际线之下,宽阔布满花纹的额头也跟着动了起来。

  以人民的名义,以执法队的行为准则,她有权利保证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益。

  “这位公民,”青妖朝前迈出一步,下一秒就凭空出现在王鑫和老司机的面前,右手击胸,郑重道,“请将你们遇到的问题简洁而完整地告诉我。”

  被青妖凝重的目光注视着,王鑫的心脏就像是被人紧紧地攥住,就连心脏的跳动也变得小心翼翼,他不由自主地矮了下身体,微仰着头。

  “我和我的学生被我留在飞行法器里,但我的一个学生跑来告诉我,另外一个出事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青妖习惯了普通修士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谨小慎微。

  她指了指跑得很快,即将消逝在视野之中的燕鸣:“是他吗?”

  王鑫:“是的。”

  青妖能够从燕鸣的背影中看出他的急迫和躁动,心中冷哼一声。

  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惹事?

  打死,通通打死!

  燕鸣跑得很快,他心里不住地念叨:“快一点,再快一点!”

  因为剧烈的运动,他的胸腔如同马力开足了的鼓风机,有些不堪重负,但他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双拳攥紧,心中疯狂呐喊。

  姬安,你不要冲动!

  你千万不要冲动啊!

  我找到导师了,你千万不要一意孤行啊!

  突然,有一股风从自己身后向自己吹来,温柔地将自己的双肩握住,将自己高高地抬起。

  燕鸣诧异地扭头,发现梳着绿色长辫,发际线特别高的高挑女性提着王鑫的后衣领出现在他身边,平静地说道:“你指方向,我带你去。”

  燕鸣没有说话,红着眼狠狠点头。

  有青妖帮助,这几个人的速度很快。

  燕鸣指着前面的那一幕,双眼迸射出亮光,如同看见了未燃烧殆尽的微弱烛光,欣喜万分。

  来得及!

  青妖顺着他的手指头看去,不由得火冒三丈。

  现场——

  成排的飞行法器如同一条歪曲的线排在一起,但有一辆飞行法器被一辆巨大的空中拖车用长长的锁链固定住,抽离队伍。

  袖章上纹着繁复的纹路,代表着“飞行法器道路交通警察官”的蓝色图案刻在空中拖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的人,他所戴着的铁盔上。

  干净好看又帅气的少年站在拖车之前,双手大张,眼神中满是倔强,不愿退开一步。

  而副驾驶上的公职人员手指着挡在面前的少年,满脸的冷漠,不耐烦地说道:“你给我让开听见没有?你再不知好歹我就算你妨碍公务……”

  青妖怒气不断升腾,简直要被他给气炸。

  暴力执法!

  对待无辜公民,滥用职权随意欺压!

  没有王法了!

  公职队伍中不允许有这种害虫!

  刷的一下,她放下王鑫和燕鸣,直接出现在空中拖车和姬安中间,背对着姬安,被布料包裹的修长美腿抬起,向着空中拖车一个横扫。

  哗啦啦——

  那位蓝色制服的公职人员被吓了一跳,凄厉地惨叫一声:“敌袭!”

  他屁股下的空中拖车瞬间解体,碎成一块一块,从空中不断抛洒而下,如同流星雨。

  被漫天的碎块和灰尘阻挡,蓝色制服按住自己头上象征自己身份的头盔,只能看见凭空出现的人双臂上独属于执法队的制式法器,愤然道:“执法队的人跟我们道路交通局不是一个系统的,你凭什么……”

  青妖呵呵一笑。

  老子是国宝,你算什么东西?

  “还问凭什么,就凭你滥用职权,暴力执法,败坏我们整个执法人员执法为民的风气!”

  青妖义正严辞。

  蓝色制服男第一时间喊起来:“我没有!你瞎说!”

  “就算你往上面告,我都不怕,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你要对咱们这位公民不利,还威胁他要以妨碍公务定罪,这还算不算滥用职权是什么?”

  青妖话音落下,就再不去管蓝色制服男,转过身面朝姬安,露出一个饱含善意的笑容:“这位公民你好,对于你遭受的不公正对待,我表示十分的歉意!现在,请告诉我,你想要行使的合法权益。”

  姬安“额”了一下,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什么,那位同志因为我们的飞行法器在原地停留太久要开车拖走,拖走我其实是没什么意见的,只是嗯只是,我是想说,法器里面的几箱练习册能不能让我们带走?”

  青妖脸上柔和的笑容不由得一凝,而后缓缓裂开。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练习册。

  几秒之后,她双手向着两边各一抓,抓住灰头土脸的拖车驾驶员和副驾驶,脸上看不清什么表情:“我会跟你们说队长说,这次算工伤。”

  戴着蓝色头盔,一米八几的壮汉用袖口挡脸,委屈地痛哭出声:“所以我才说,冤呐!”

  青妖的脸再也挂不住,恶狠狠地说道:“哭什么哭!”

  姬安悄悄地往后退,一直退到燕鸣和王鑫身边,对着燕鸣悄悄地说:“看来你的练习册是保住了。”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一日一练。

  燕鸣看一眼哭得不能自已的蓝色制服男,奔溃大哭。

  现场两个人哭得撕心裂肺,此起彼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反派不洗白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