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能臣 第一百六十三章贪狼决斗凤雏!(十)

小说:大魏能臣 作者:黑男爵 更新时间:03-26 源网站:八零电子书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难民们冲进巴中城之时,在庞统的不懈努力下,西岸的人马慢慢得恢复了秩序,准备第二次渡过巴水,重新夺回巴中城,扭转眼前不利的战局!

  可是巴水上下八九十里,冰层全都融化开了,踏冰过河已无可能,如果从下游冰厚处绕过去,起码要用两三天时间,难民们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有心乘船过河吧,却是一艘也找不到,原来萧逸早有谋划,把西岸的大小船只全毁掉了,方圆几十里的树林、竹林、房屋也给烧光了,一片木板也没剩下!

  无奈之下,庞统只好命令部下们,把随军的车辆全给拆了,用木板扎了几十个筏子,又重金招募了一些敢死之士,试图强行渡过巴水去!

  可是巴水水流湍急,上面还有很多浮冰,几十只木筏子刚到河中间,就接连被大块浮冰给撞沉了,数百名死士纷纷落水,无一生还!

  “完了、完了,庞士元无能之辈,愧对主公重托,愧对大小将士啊--唉!

  萧逸,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早晚与你再战沙场,分一个胜负雌雄!”

  接连失败数次,再也没有人敢渡河了,庞统只有仰天长叹,眼睁睁的看着难民队伍,顺利的进入了米仓道,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

  萧逸裹挟走了四十多万百姓,再加上小股的难逃者,短短一两个月时间里,巴蜀人口减少了四成以上,还有很多富庶的城池,也在战火中化成了废墟!

  如此巨大的损失,没有二十年的修养,恐怕很难恢复元气呢,‘民殷国富、人口众多’八个字,短期内不会出现在巴蜀这个地方了,汉中王的基业也坍塌了一小半!

  受到这般的重创,一般人早就意志消沉了,甚至生出‘大势已不可为,早早躬身退隐’之心,可庞统不是一般人,除了足智多谋,杀伐果断,更有一颗极度顽强的心!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面,没有灰心丧气,也没有怨天尤人,只有君子报仇、二十年不晚,自己今年只有三十二岁,再等二十年又有何妨呢?

  何况经历了这次浩劫,巴蜀士族势力也受到了重创,再也无法左右政局了,以后修生养息、操练兵马,早晚出兵北伐,与萧逸逐鹿中原,看一看鹿死谁手?

  “传令下去:伐树做筏,再渡巴水!”

  “诺!”

  “把尸首也打捞一下吧,好歹入土为安!”

  “诺!”

  西岸方圆数十里的树林、竹林,都被大火烧干净了,士兵们只好跑到远处伐树,再用骡马托运回来,在河边扎成大木筏子,用了三天三夜时间,才把几万人马渡过去,陆续进入了巴中城内!

  同时派出人手,在河中打捞死难者的尸体,巴水上下,处处皆是,有的地方都把河道阻塞住了,其状惨不忍睹啊!

  这么多的尸体,也没法分别安葬了,只好以大冢合葬之,又请了巫师、巫婆超度一番,并在冢前立了石碑,上面刻了四个大字:勿忘此耻!

  在自己的地盘上,让人家带走几十万百姓,又死伤了众多兵马,却连人家影子也没抓到,的确是奇耻大辱啊!

  …………………

  巴中城,完全是一座空城了,没有一个百姓、没有一粒粮食、也没有一件衣物,全都被难民们给带走了,可是将军府大堂上,却留下了一具檀木棺椁,里面躺着一个人--严颜!

  老将军的尸身清理过了,血迹擦拭干净,头发认真梳理,还熏了浓浓的檀木香,双目也给闭上了,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

  身下还铺着一整张马皮,这是军队中的规矩,勇士阵亡、马革裹尸,来生转世、再战沙场,可谓是军人的最高荣誉了,唯有忠勇双全者担之!

  在棺椁的两旁,还挂着一副挽联:

  上联:赤胆忠心,南朔战功青史在,

  下联:遗恨沙场,古今名将白头稀!

  字迹苍劲有力,充斥着金戈铁马之气,底下还有五个小字:无愁子敬上!

  原来这幅挽联,竟是萧逸的亲笔,虽然双方立场不同,在战场上只能你死我活,可对这位老将军的忠勇之气,萧逸还是非常敬佩的!

  故而不辱尸身,反而以棺椁入殓,给予马革裹尸之礼,还亲自祭拜了一番,也体现了自己的胸襟气魄!

  “老将军瞑目吧,今日战败之耻,庞士元牢记心间,一定卧薪尝胆,报仇雪恨,他日斩下了萧贼的人头,再隆重祭祀老将军在天之灵!”

  …………

  敌人尚且尊重,何况是自己人呢,庞统领着大小将领,跪倒在灵柩前面,焚香祭祀,虔诚祈祷,又让人把棺材合上了,准备送回严颜的家乡隆重安葬!

  严颜虽是一员降将,却能奋不顾身,战死沙场,也值得大家尊敬了,庞统还准备上奏刘备,给严颜追封一个谥号,抚恤其妻儿老小,以激励忠良之心!

  不过在祭祀过程中,众人发现在祭台上面,除了严颜生前用过的盔甲、兵刃、马鞍……还有一个小檀木盒子,上面贴着封条,也有一行小字:凤雏先生亲启!

  看笔画字迹,与挽联同出一源,也是萧逸的亲笔,这就有些奇怪了?

  为何要留下一个盒子,里面装的又是什么,还要庞统亲自打开,莫非有阴谋诡计吗?

  “来人啊,打开!”

  “诺!”

  萧逸留下的东西,自然要看一看了,可是多次吃亏上当,让庞统心中充满了警惕,生怕盒子里藏有暗器、毒汁之类,要谋害自己的性命!

  故而自己后退几步,让身边亲兵代劳了,先把小盒子拿到空旷处,揭开上面的封条,小心掀开了一道缝隙,感觉没什么异样,这才慢慢的打开了……

  没有暗器,也没有毒汁,里面原来是一封书信,折叠的整整齐齐的,亲兵又把书信掀开了,用力抖搂几下,依旧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隐约闻到了一股檀香气!

  祭台上燃着香烛,尸体上熏了檀香,整个大堂中都充斥着香味,盒子也是檀香木制作的,故而这股轻微的香气,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眼看没有问题,庞统这才接过书信,仔细的观看起来……

  大司马,兼大司农、无愁县侯-萧逸,职书于左军师~庞士元之前:

  窃谓夫为将者,能去能就,能柔能刚;能进能退,能弱能强。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眩曜如三光。预知天文之旱涝,先识地理之平康;察阵势之期会,揣敌人之短长。

  嗟尔无学后辈,逆天行事,助织席贩履之反贼,称王号于成都;受戏耍于金牛,折兵马于巴水;死伤惨重,鬼哭狼嚎,抛盈郊之戈甲,弃满地之刀枪;军师心崩而胆裂,将军鼠窜而狼忙!

  无面见荆州之父老,何颜入王府之厅堂,史官秉笔而记录,百姓众口而传扬,严颜壮烈于沙场,士元惨败于巴中,吾军兵强而马壮,大将虎奋以龙骧;扫巴蜀为平壤,荡荆襄作丘荒!

  …………

  信中最后还说,希望庞统能识时务,劝说刘备早点归降,朝廷可以不念旧恶,加封刘备为安乐侯,庞统为归义侯,一生安享荣华富贵,否则平定巴蜀之日,斩二人头颅祭天,还要沉入粪池之中,永世不得翻身!

  “小黑脸,安敢如此轻我,只要有庞士元三寸气在,早晚与你决一死战,不死不休……啊,气死我了!”

  “咔嚓!--咔嚓!”

  庞统相貌丑陋,故而自尊心极强,甚至到了扭曲的地步,什么事、什么人都要争一争,就连情同手足的孔明,也被视为竞争对手呢!

  如今受到这般讥讽,顿时气的暴跳如雷,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手指着米仓道方向,就是一顿的痛骂,什么贪财好色、嗜杀成性、豢养幼女……乱七八糟的全出来了,真犹如泼妇骂街一般!

  仍然觉得不解恨,把手中书信撕个粉碎,塞进了自己口中,用力咀嚼几下之后,竟然吞进了肚子里,就像在吃萧逸的血肉一般,眼珠子都气红了!

  可是气归气,仍要面对现实,如今难民队伍进了米仓道,再想追赶、拦截都不可能了,而且巴蜀疲惫不堪,短期内也无力北伐,或者进行新的大战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就是心中再难受、再气不忿,庞统也得顾全大局:

  “传令给翼德、文长、仲邈三位将军,不要再与曹军纠缠了,火速从洋巴道退兵,全力回防巴蜀之地,我会派兵接应他们的!”

  “诺!”

  “再传令巴郡诸将,俘虏的十几万贼兵,大小头目一律斩首,其余协从者不问,给予口粮、衣物、农具,让他们返回原籍去,安心务农,恢复生产!

  本军师会上奏汉中王,凡是回乡的难民,一律减免三年的赋税、徭役,军中十八岁以下,四十岁以上的士卒,也一律准许回家务农!”

  “诺!”

  曹操离死不远了,萧逸必然返回洛阳,接受奸雄的遗命,还要处理善后之事,汉中无人主持大局,也就不会有大仗打了。

  故而当务之急,就是安军、安民、安人心,等缓过这一口气来,再跟小黑脸慢慢的算账不迟,可是心中这口气,真的很难咽下去啊!

  “来人啊,拿酒来,本军师要痛饮一番……不用下酒菜了,气都给气饱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read_di();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大魏能臣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