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苏然有什么不肯的,马上向孙管家保证,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少奶奶还记得这件事是因何而起的吧?少爷脾气不好,如果您也很强硬,那就永远解决不了。”孙管家绕来绕去的,就是不说具体的解决办法。

  “孙管家,您到底想表达什么?”苏然都快被他绕晕了。

  “少奶奶您是聪明人,肯定明白以柔克刚的道理。”孙管家笑眯眯的说。

  苏然扶额,不就是让她跟君焰说软话吗?

  昨晚她就说了,可君焰不给她机会。

  今天上班她做的表格被君焰批的一无是处,都不知道返工了多少次,她多没发火。

  还让她怎么温柔?总不能跪到君焰面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吧?

  “您想多了,我指的是别的方面的温柔。”孙管家的口气忽然神秘兮兮的,“我已经让女佣放到你的床头了,您回去一看便明白。”

  苏然十分好奇,立刻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见床头放着一个精美的大纸盒子,还系着粉色的蝴蝶结。

  是礼物?都这个时候了孙管家给她送礼物干什么?

  她走过去打开,立刻红着脸把盒子丢到了一边。

  里面是一件布料相当节省的睡衣,还是透明的,如果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没关系,在盒子的一角还放着一个高级套套。

  原来孙管家想让她穿着这个东西去和君焰……

  这老管家真是人老心不老,深谙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的道理。

  可她现在正怀着宝宝呢,躲君焰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送上门。

  就算不穿这种东西,君焰看她的眼神,都像是要吃了她似的,她要是作死的穿这睡衣去,估计就被君焰吃的渣都不剩了。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苏然看来电显示是福伯,赶紧接听。

  “少奶奶,我想提醒一下您,明天是周末,您一定要和少爷回来吃饭,老爷这几天心情很差。”福伯的语气十分客气。

  苏然赶紧答应,其实不用福伯提醒,她每个周末也会去的。

  想到君磊,她忽然有了对付君焰的主意,不安的心逐渐踏实下来,把那件破睡衣卷吧卷吧,丢进了垃圾桶里。

  次日一早,本来想和君焰早点去老宅,但佣人告诉她,昨天半夜君焰就出门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苏然立刻打君焰的电话,这位大少爷早就关机了。

  打给公司的保安,保安说今天周末,君焰没有来上班。

  那就奇怪了,这个工作狂还能去哪里呢?

  直到这个时候,苏然才发现,她和君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半年多,还有过最亲密的关系,自以为已经掌握了他的脾气,却原来一点都不了解他。

  就算联系不上君焰,老宅那里还是要去的。

  君磊看到苏然一个人来,并没有多少以为,用他的话说就是,“我早就知道这个臭小子没有耐心,前阵子能陪着你来了几次,我已经很知足了。”

  话是这么说,但苏然看的出君磊其实是很失望的,人到了这个年纪,财富和权利都是过眼云烟了,只求能享受家庭的欢乐,她打起精神,一会给君磊讲笑话,一会陪他散步下跳棋,老爷子总算有了点笑模样。

  “这两天君少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过。”苏然只简单的说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君焰,十分后悔,想要挽回,君焰却不给机会,所以想向君磊请教办法,这也是昨晚她忽然想到的主意。

  不是她不说实话,是怕说出君焰和陆少辰打架的事,君磊会难过,不管怎么说,两个人都是他的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君磊年纪比孙管家大,人生经历也丰富,出的主意肯定比孙管家靠谱,苏然充满了期待。

  “你跟我来。”君磊听了苏然的诉苦,哈哈大笑,带她去了书房。

  一进书房,他就走到了上次给苏然那照片的那个书架旁,这次书架往另一边移动,露出另一个保险箱,从里面拿出的是一些录像带和光盘。

  和上次的照片一样,都是有些年头的东西。

  “你自己慢慢看。”君磊把录像带放进书房的一个放映机里,留下苏然,就出去了。

  苏然一个人看了一下午。

  全都是君焰的录像。

  他自从会走路,就开始接受严格的搏击训练,要想成为出色的搏击高手,就要具备良好的抗击打能力,说白了就是想要打人,就要先学会挨揍。

  苏然从来不知道高手是这样训练出来的,小小君焰每次被高大的教练毫不留情的打倒在地,都立刻爬起来,不会流一滴眼泪。

  看录像的时间,当时君焰才六岁。

  绝大多数人六岁的时候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呢。

  而君焰早就没有父母了。

  “看出什么门道了吗?”直到黄昏的时候,君磊才回到书房,老爷子好像睡了一下午,精神很好。

  苏然点点头,好像明白点了。

  “他缺爱,却真正的关心,要想了解他,就要先关心他。”也要先爱上他,君磊很高兴苏然能关心起君焰的内心世界来。

  回庄园的路上,苏然特意让司机先去市中心,她买了很多毛线和毛衣针。

  那次和齐佐吃饭的时候,君焰说想让她织围巾,表面上是随口说的,但她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希望她能织。

  不会没关系,她可以学。

  接下来的好几天,苏然从网上找视频学习,手指不知被毛衣针扎了多少次,更不知牺牲了多少午休的时间,终于在半个月后织好了一条黑色的围巾,这是君焰最喜欢的颜色。

  而这半个月君焰早出晚归,倒是开始吃饭了,却从来不和苏然一起吃,更别说跟她有什么交流了。

  一天晚上,趁着君焰还没回家,苏然悄悄溜进他的房间,把围巾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就算眼神不好的人,也一眼能够看见。

  第二天早上起来,刚打开房门,就见地上放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捡起来一看,差点气死。

  那条她千辛万苦织的围巾被拆成一条一条的,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君焰干的。

  不领情就算了,也不用这么糟蹋她的劳动成果吧。

  “宝宝,你爸爸就是个混蛋,将来你长大了,可不要像他。”苏然摸了摸肚子,进行胎教,然后眯着眼看了看君焰房间的方向,看来孙管家和君磊的办法都不管用,她要自己上场了。

  给这位闹脾气的大少爷来点狠的,不信他还不搭理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暴宠小妻:君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