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混元鼎的使命
    王欣然叼着香烟站在床边穿衣服,吴中元盯着她看。王欣然发现吴中元眼神之中并无笑噱和发坏,反倒多有凝重,便随口问道,“你在想什么?”“没事。”吴中元换了个平躺的姿势。王欣然知道吴中元没说实话,但也没有深究,穿好衣服,披上披风开门离开。神仙会不会感觉疲惫?答案是肯定的,神仙拥有凡人所拥有的一切生理机能和感官,凡人的各种生理需求神仙都有,但是神仙可以利用灵气修为来抵消和消弭各种生理需求,说白了就是如果不使用灵气来加以改动,神仙和凡人其实是一样的。吴中元不但累,还有些困,当然,只要他催动灵气来提神醒脑,困意会立刻消失,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虽然困,却不想睡,他刚才之所以盯着王欣然看是在考虑要不要将这枚太灵灵丹送给她,实事求是的讲,有了太灵灵丹却不立刻使用,不管从什么角度上说都是耽搁和浪费,但是此事关系重大,不管赏赐给谁都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会严重挫伤包括十八辅弼在内的高级将领的荣耀感和积极性。斟酌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妥善保管,留待日后再说,目前时机不成熟,给谁都不对。打定主意,心头一松,悠悠睡去。午后未时,吴中元醒了,但他并未起身,而是躺在床上闭目假寐,当黄帝是闲不着的,政务也是处理不完的,不可能将所有的麻烦事情全部处理完,然后一身轻松。不能让琐事扰乱了自己的节奏,更不能被琐事推着走,忙的团团转绝对不是正确的节奏,时间一长肯定会出问题。必要的时候应该停一停,放松,放下,放空,找回适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的节奏。在床上躺着也并不一定就是放松,如果自脑海里思考问题,也很难做到真正放松,因为脑力劳动是最累人的,如果枯竭心智,绞尽脑汁的想上一天,也会无比疲惫,甚至比搬一天砖头还要累上数倍。正确的作法是信马由缰,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在假寐的这几个时辰里吴中元想的大部分是现代的事情,赵颖肯定会想到,但想的更多还是琐事,也不知道王院长现在怎么样了,当年王院长对他很好,也很照顾他,离开之前他送给了王院长不少古董,也不知道王院长卖了没有,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退没退休。还有就是想到了阔别已久的大学生活,如果自己没有辍学,这时候应该已经本科毕业了,开始参加工作了,如果没有发生这么多事情,自己会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如果王欣然和赵颖没有掺和,在大学里会不会遇到别的女孩儿。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有遗憾的,因为人生有无数种可能,但是每个人都只能自这无数种可能之中选择一种,也很难说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正确的,因为人的性格不一样,有些人讨厌变数,喜欢稳定,所以碌碌无为,按部就班对他们来说就是美好的生活。而有的人则喜欢努力拼搏,出人头地,所以对这些人而言跌宕起伏,大起大落才是精彩的人生。畅想也好,幻想也罢,乃至是胡思乱想,都是放松的一种方式,这个过程类似于河水的沉淀,人生就像一条蜿蜒流淌的河流,在激流奔腾的过程中免不得混入大量泥沙,到得平坦区域,河水的流淌就会变的和缓,水中的泥沙就会沉淀下来,河水会重新变的清澈干净,然后流向下一段河道,如果没有一往无前,波澜壮阔,人生就是死水一潭。但是如果没有和缓的沉淀,人生到最后势必变成浑浊的泥浆。到得傍晚时分,王欣然回来了。她回来的时候吴中元正在吃东西,他下午抽空去了趟心月岛,不为别的,就为摘果子回来吃。王欣然走到桌旁提壶倒水,“我们都快忙死了,你怎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我就不能给自己放个假?”吴中元拿过一枚桃子扔了过去。王欣然抬手接过,“赶紧起来吧,他们都在中天殿等你。”“丹药炼完了吗?”吴中元随口问道。王欣然点了点头,“炼完了

    ,说来也巧,最后一炉丹药刚刚出炉混元鼎就裂开了,不是四分五裂的那种裂,而是鼎身上的裂纹彻底穿透了,以后肯定没法儿再用了。”吴中元并不感觉意外,“混元鼎是有灵性的,它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王欣然还是比较唯物主义的,“它有什么使命啊,只不过凑巧罢了。”“它的使命就是提升我们的实力,令我们免遭五道的降维打击。”吴中元说道。王欣然没有反驳他的话,所谓降维打击就是碾压式的打击,高射炮轰蚊子属于降维打击,牛刀杀鸡也属于降维打击,太元修为对战洞神修为同样属于降维打击,所有实力严重不对等的战争都可以归类为降维打击。如果没有混元鼎,人族根本就没有与五道正面抗衡的实力,混元鼎的出现改变了这种格局,整体提升了人族的实力。吴中元坐到床边啃吃了尚未吃完的果子,“不过混元鼎的出现对咱们来说也有弊端。”“什么?”王欣然随口问道。吴中元说道,“咱们炼丹的材料都是收的佣金,咱们开炉一次,就得给外人开炉一次,也就是说咱们得了多少补气灵丹,基本上就有多少补气灵丹流落在外,这部分补气灵丹的流向咱们是无法掌控的,借用丹鼎的这些人中也不排除有伪军的存在,这部分补气灵丹会大大缩短五道脱困之后恢复修为所需要的时间,对我们而言就是留给我们休养生息,发展壮大的时间也缩短了,大规模的战事很快就会发生。”“前提是它们能够冲出封印。”王欣然说道。“年底之前的这段时间它们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吴中元说道,“但是你别忘了,到了年底不但封印会消失,镇守封印的神兽也会归去,到时候虫洞就会一直处于打开状态,想要阻拦它们,只能靠咱们自己了。”王欣然没有继续与吴中元谈论这个问题,而是帮他披好披风,陪他前往中天殿。吴中元去到中天殿的时候只有老瞎子和吴荻等少数几个核心人物自殿外等候,由于炼丹已经结束,借用丹鼎的人也都离开了,而轮值负责安全守卫的高阶勇士也离开了皇宫。在丹殿前已经摆好了供桌,这时候的人崇尚祭祀,动不动就要祭祀一番,混元鼎为人族立下了大功,而今功成身退,人族理应祭祀感谢。众人不但帮他陈设了供桌,还帮他写好了祭文,准备了三牲祭品,吴中元念诵祭文,率众祭祀。祭祀的过程持续了一刻钟左右,在此期间姜南也风尘仆仆的自牛族赶了回来,带回了百名金牛勇士。待得祭祀完成,阿洛将最后两份补气灵丹呈了上来,吴中元与众人进入中天殿,召开分发丹药之前的紧急会议。会议内容主要有三部分,一是明天的整个流程,包括具体细节,谁先出场,座次如何安排。二是应急预案,明天几乎所有垣城的正副城主都要赶来有熊,万一各大垣城出现意外情况,应该如何处理。三是各项准备工作,明天不但要擢升包括百名禁卫在内的四百名紫气高手,还要提升各大垣城城主的灵气修为,而今混元鼎所出丹药的具体数字已经出来了,具体如何分配,狼族,饮马河,夷人,鲛族,乃至周饶国和投诚的太平寨都要给予一定数量的丹药。还有两名亲王,也要给予一定数量的丹药,由他们自主分发给部下,以此凸显他们身份的特殊性。有老瞎子和吴荻在,这些事情基本上不用吴中元操心,他需要做的就是审核通过二人提出的具体建议,二人心思缜密,虑事周详,安排的有条不紊,方方面面几乎都考虑到了,他几乎是全部通过,不过对于二人提出的各大垣城的副城主留守本城,防止出现意外情况,而赏赐他们的丹药由城主带回去的建议,他否决了。所有的正副城主明天必须全部到场,他和吴荻都可以远距离传送,明天有熊高手云集,敌人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攻击垣城。三更时分,会议结束,不是主动结束的,而是各大垣城的城主已经自各地络绎赶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