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集体失眠
    蝉衣要带程卿走,黎老头的师弟一动,链条扯得他嘶嘶呼痛:

    “你这小郎……只有我才能救你……真是倒霉,本想来替邺王治伤,遇到了蛮不讲理的邺王世子。”

    黎老头的师弟在身后大呼小叫,蝉衣领着程卿出了水牢。

    程卿被蝉衣领着去见萧云庭,萧世子军务繁忙,让程卿等了一个多时辰,想来是已经听说了水牢里发生的事,见到程卿第一句话就不好听。

    “你要死了。”

    萧云庭拇指戴了个玉扳指,他与程卿说话时,轻轻转动着扳指,嘴角带着笑意,好像很高兴听到程卿死讯将至。

    程卿想了想,“萧云庭,你怕死吗?”

    被人预言快死了的,不仅程卿一个人,萧云庭很早就被人说活不过二十岁,现在萧云庭活过了二十岁,御医又说他活不过三十岁,程卿想采访下当事人的感受。

    萧云庭手一顿。

    “怕死?”

    如果他怕了,他早就死了。

    人早晚都会死,有些人活到寿终正寝,也不过似蝼蚁一般,对这个世界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而另一些人未必能活很久,但活着的每一天,都会让人敬畏。

    萧云庭想当后者,他也的确在朝着这个目标奋进。

    程卿笑道:“我也不怕死,但如果可以活的话,我还是想努力一下,我想活到六十岁,然后我五十岁时就致仕,拿出积蓄命人打造一艘大海船,带着百来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再邀三两个志趣相投的挚交好友一起登船,沿着海洋一直航行,洋流将船带到哪里,我就在哪里歇歇脚,赏玩当地的风土人情,六十岁寿终正寝,便让人将我遗体烧了,把骨灰撒在海洋里。”

    萧云庭听得有点走神,程卿描述的场景,竟让他有几分向往。

    他忍不住在想,程卿会邀哪些人登船。

    肯定会请孟怀谨。

    大概会请那个崔彦。

    可能有那个俞显……如果俞显能在锦衣卫里撑到程卿五十岁致仕,应该会被程卿邀请。

    程卿最不可能邀请的人就是他,当然萧云庭也不稀罕,他击碎了这种向往,立刻意识到程卿真正的意图:

    “你想活,所以你才和那些反贼来往,你觉得他们能救你?”

    程卿笑笑,“总要试一试嘛。”

    就这么简单可笑一个理由?

    等着反贼救命。

    萧云庭嗤笑:“这两个奸细,本世子都不会放,至于你……蝉衣,你带程知县下去,给他寻一个住处。”

    萧云庭这个狗东西,把她从秦安县叫来兰州城,完全就是想遛她!

    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

    蝉衣将程卿安顿在一个小院里。

    “程大人需要什么,尽管吩咐下人去张罗,眼下是特殊时期,程大人不好在府里随意走动。”

    蝉衣和小蓟完全不同,别人愿意说人话,程卿当然要领情。

    等蝉衣离开,武二和小磐都在院子里等着了,程卿让武二关上院门。

    “少爷——”

    “回房说。”

    程卿让武二守门,自己则把在水牢见到黎老头的事告诉了小磐。

    “少爷,您要救他出来吗?”

    程卿摇头,“不能是我救,萧云庭肯定盯

    死了我,我能用的人手就只有你和武二,怎么救!”

    那该怎么办呢?

    不救黎老头,谁替少爷解毒!

    小磐只恨自己学医太晚。

    程卿敲了敲桌面,想起黎老头师弟在水牢里喊得话。

    邺王……萧云庭回西北后,西北民间只闻萧云庭的名号,没有人再提起邺王。

    黎老头的师弟嚷嚷要给邺王治伤,难道是指望着邺王?

    萧云庭是怎么夺权,程卿不知道细节。

    邺王在西北掌权这么多年,如果身体康健,还轮得到萧云庭说话吗?

    “小磐,你这两日留心一下,听听萧云庭把邺王爷安排在何处养伤,府里的下人们肯定会提起。”

    小磐重重点头。

    少爷一般不用自己的“能力”,现在要用,一定是很危机的情况。

    程卿交待完小磐,这时才有空去想皇帝让人张贴的公告。

    师兄变成了嫡出的皇长子,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是真的,那程卿倒不愁了,她不一定能解毒撑到师兄继位,但她的家人肯定是有了保障。

    就怕是假的。

    要么就是皇帝被骗了,要么就是皇帝明知是假还故意这样干。

    狗皇帝是有前科的,之前就用四皇子和大皇子当过鱼饵,现在用孟师兄当鱼饵,也没什么稀奇!

    程卿想到孟怀谨独自陷在京城,危机四伏,一晚上都没睡着!

    ……

    失眠的又岂止程卿一个,在京城,从三天前皇帝张贴了告示开始,不知有多少人彻夜难眠。

    不是一个人觉得皇帝疯了。

    孟怀谨这个大理寺少卿,怎么就成了嫡出的皇长子?

    皇帝命人张贴的告示,内容破绽百出,只能骗骗百姓,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信。

    皇子寄养在民间,完全是胡扯。

    更扯的是一边把皇子寄养民间,一边又说这个皇子早夭了。

    既是宣布了早夭,为了不混淆皇家血统,那这个皇子就该一辈子养在民间,不该认祖归宗……即便要认,也该由新君继位后去认回,封一个闲散王爷,便是君恩浩荡。

    在立储之前,皇帝接回了寄养民间的皇子,这个皇子既嫡且长,那别人还争什么储君?

    如果孟怀谨真是嫡出的皇长子,别人都没资格去争储君!

    有嫡立嫡,无嫡方可立长,嫡长都被孟怀谨占完了。

    第一个崩溃的就是鲁王萧云斐。

    这和萧云斐想的根本不一样。

    父皇单独给他封了王,就是属意他当太子,结果庶出的大哥死了,又强行安了一个嫡出的大哥压着他,萧云斐简直要发疯。

    长公主也接受不了。

    如果孟怀谨真是早夭的嫡长子,皇兄瞒着别人,却不会瞒着自己。

    何况这些年来,皇后和皇帝夫妻形同陌路,难道都是演的?

    长公主不惜动用一起力量要掀翻孟怀谨的身份,朝臣质疑,宗室发问,全是长公主在背后推动,京城里腥风血雨,锦衣卫每天都在抓人,诏狱都关满了!

    骆竣将俞显叫到面前,上下打量俞显,十分不舍:

    “你不要留在京城了,立刻收拾行李去西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