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美猴王出山第一战
    .,

    “大师,又见面了!”

    “你已是积雷山火焰岭之主,好好约束群妖便是,为何老是与佛门作对?”

    “哈哈,大师此言差矣,我这是取了身外之物,助你们悟道呢!”

    空间之中,双臂与袈裟纵横来去,纠缠不休,黄尚和金蝉子也在对话。

    大家的关系非比寻常,金蝉子甚至隐隐有所感触,他能有如今的成就,与这一步一步看着成长的猴子有关。

    只是,道终究不同。

    此时他端坐于八品莲台之上,齐放大光明火,上下前后,密集四处,佛光炽明,彼此联贯纵横交错,成一光明樊笼,罩向黄尚。

    然而眼见着那双爪即将被笼罩其中之际,黄尚却好似早就预见了这一幕,双臂直接往后一拉一探,于不可思议间创造了一线破绽,突入进佛光,轰在金蝉子的金身之上。

    轰!

    金蝉子的金身倒退而出,座下八品莲台滴溜溜旋动,总算将那劲气卸去,可劈头盖脸之间,道道棒影凌空而过数千万里,砸落过来。

    双方于空间中穿梭,所见的都非真身,金蝉子气势一衰,眼前顿时现出一头身高万里,向天啸吼的大猿神。

    掌中铁棒一柱擎天,延伸无限,自无边星海中高高跃起,遍体星光焕耀,直轰过来。

    金蝉子被迫处于防守之中,越打越是心惊。

    成为无量功德佛后,他的修为早已今非昔比。

    虽说现在追击虚空,没了大雷音寺主场的加成,但这位能反压他,修为至少不在金翅大鹏雕之下!

    进步太快!

    快到不可思议!

    世之将乱,必有妖孽?

    当这个念头浮现心中,漫天棒影突然消散,恐怖的大猿神也散开,变成了熟悉的猴儿,笑吟吟地道:“大乱将至,大师,你做好准备了吗?”

    说罢,不待他回应,转身离去,虚空破碎。

    嗖!

    袈裟飞回,落入大雄宝殿的金蝉子身上。

    殿内一静。

    妖孽挑衅,如此放肆,我佛威严何在?

    关键是佛宝的失窃,代表着大雷音寺的经济压力,更重了。

    黄尚和地涌第一次偷入大雷音寺时,完全没有对建筑下手的意思,因为知道破坏这些毫无用处,佛门大能转瞬间就能恢复。

    可自从第六天魔王主导的一场大战后,大雷音寺就不复原先的气象,连金光都褪色了。

    佛门做出改变后,影响力是全方位的,那些国王眼见死后没法去往极乐世界永享极乐,立刻开始寻求新的出路,有些甚至入道。

    当信仰衰退,大雷音寺褪去了金光,那绝非凡俗的金器,而是佛力强弱的显化。

    所以很快,两宫娘娘到了。

    东宫娘娘孔雀,西宫娘娘金乌,来了清贫的大雄宝殿。

    说来好笑,他们起初支持金蝉子,但现在眼见我佛信仰衰退,佛门弟子更有出去务农的风险,态度反倒变了。

    孔雀和金乌已经回不去妖族,也不想回去,在佛门扎下了根的他们,与佛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此前是夺权,现在则是固权。

    但金蝉子的执拗,出乎他们想象。

    监国太子和两宫娘娘的观念,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眼见谁也说也说服不了水,最为老辣的金乌突然道:“大鹏闹得厉害,那狮子和白象,也整日要咬文殊,不知佛子有何办法?”

    金蝉子双手合十:“我佛慈悲!没有!”

    金翅大鹏雕最是桀骜不驯,狮子和白象也在倒弹危机下也被逼反了。

    身为妖圣,除非是如金毛犼那般主动放弃,逆来顺受,否则谁又能真正降服他们?

    佛吗?

    呵!

    降的只有自己的心罢了。

    所以金蝉子也无法。

    孔雀就直接了:“世间万灵,都有自己的求生之道,勉强为之不是我佛所为,不如将他们放了!”

    金蝉子微微摇头。

    金乌道:“你若担心他们食人,大可不必,同为妖圣,他们当知触怒天地,再减气数的后果是什么,如果真的做了,那就是有意为之。”

    金蝉子沉默。

    确实,万年妖圣的智慧,不该被低估。

    这些妖圣在佛门待了这么久,很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就像是人族世界的权臣高官,为了让国王放心,会做出一些自污的举动,坏了名声,以此来证明他们没有反意,也触怒不了当权者的统治。

    当大鹏、青狮和白象开始大吃特吃时,他们反倒是不想要自由了,佛门也知道这些家伙野性难驯,权当放风。

    最终,金蝉子想到了刚刚黄尚所言,双手合十道:“若

    放他们,便去积雷山吧!”

    ……

    “放我走?”

    后花园中,金翅大鹏雕双翼一收,在地上一滚,化作一位俊朗不凡的男子,双眉间满是傲气,瞪着金蝉子:“小和尚,此言当真,你不怕我吃了人族国度,用以果腹?”

    金蝉子默默脱去上半身袈裟,大威天龙浮现。

    “好!好!你别抓我回来,一切都好说!”

    大鹏金翅雕也顾不得占嘴上的便宜,双翼一展,云程万里术全力发动,一扇九万里,连续高飞,再无所阻。

    那个舒爽!

    刚刚出了灵山边界,又见一白一青两道光芒出现,正是白象和青狮。

    “你们也出来了?”

    “蛋儿保住了!蛋儿保住了!”

    “走,逍遥快活去!”

    三妖聚头,都跟脱了缰的野狗一样,撒欢地狂飞,青狮和白象迈开四蹄,拉出残影,竟然没有被拉下。

    不过漫无目的地飞了一阵,白象又问道:“我们去积雷山?”

    金翅大鹏雕眼珠一转道:“别去积雷山,那小猴儿怕是会约束我们,离了西牛贺洲,其他三洲都可去得!”

    他可不愿意承受,不久前与那小猴儿过了数个回合,竟有吃不消的感觉。

    想当年传授云程万里术时,对方弱小得就像个蚂蚁,现在竟成长到这般地步,让心高气傲的大鹏岂能甘心,更不愿意寄于篱下。

    白象青狮年龄虽然比起大鹏要大,但地位却是不及,让他拿了主意,一同往东飞去。

    终于出了西牛贺洲,来到海域之上,三妖胸中一阔,忍不住放声狂呼。

    正开怀着,前方飞来一道金光,落在面前,化作一头神骏非常的猴子,持一乌金棒子,穿戴贵气,正是美猴王。

    却是黄尚洗劫……得东海龙王宴客归来后,武装群猴,不仅分发丹药,更将四个老猴封为健将,两个赤尻马猴为马、流二元帅,两个通背猿猴为崩、芭二将军。

    安营下寨,赏罚诸事,都有四健将维持,四个高管安排好了,日日操练不休,美猴王自然就能做甩手掌柜,天天遨游四海,日日行乐千山,遍访英豪,广交贤友。

    于是乎,这一日,美猴王“恰好”来了西牛贺洲,迎面撞上三妖。

    不出意料,金翅大鹏雕见黄尚如此自在,妖气又是前所未有的浩大纯粹,顿时拦住:“猴子,你是谁?从哪里来?”

    黄尚笑道:“十洲三岛还游戏,海角天涯转一遭,花果山前为帅首,水帘洞里聚群妖,我乃美猴王孙悟空,你是谁?”

    “我……”

    金翅大鹏雕有些迷茫。

    想当初,他也是吟诗可以三天三夜的存在,先把母亲凤凰吹一遍,再把大哥孔雀吹一遍,基本上自己的地位就凸显出来了,可现在在佛门关得久了,整天只知道饿饿饿想吃肉,连吟诗都不擅长了。

    心中一酸,更是忿怒。

    他就是个惹事的性子,不敢拿气数正旺的人族果腹,见了这猴子倒是心生恶念:“我乃金翅大鹏雕,今日相见,也是有缘,去你的花果山耍耍!”

    黄尚摇头:“哪里来的恶鸟,老孙还要访友,不奉陪了!”

    说罢,身子一纵,使了筋斗云,就要离去。

    “走不了!”

    这金翅大鹏雕如何容得,狞笑一声,双翼一展,就追了上来。

    但令他不可接受的事情发生了,双方同时飞行,对方居然要快过自己。

    两者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开。

    点头径过三千里,扭腰八百有余程。

    一山还有一山高!

    “我的云程万里术,不如那云?”

    金翅大鹏雕炸了。

    没办法……

    大鹏,时代变了!

    “小白!小青!跟我一起追!”

    金翅大鹏雕却不服输,尖啸一声,继续追击。

    “好!”

    白象青狮还是讲义气的,再加上三妖一起被放出,气数无形中相合,大鹏真要完了,他们俩也讨不得好,闻言身形一闪,追了上来。

    论及直线飞行,没有及得上筋斗云的,但两妖同样是妖圣修为,精通空间之道,此时极限传送,从前方堵截上去。

    面对前后三妖夹击,黄尚止住筋斗云,凝立虚空,陡然间哈哈一笑,握住长棒,高高举起。

    这一战,才是美猴王出山后的第一场好战!

    霎那间,仿佛苍穹之上的天河被他举了起来,那棒头的金箍之中,无量星辰彼此激撞爆炸,轰轰发发,极光耀火,积蓄着能令寰宇随之溃灭崩塌的伟力……

    蓄势完毕,三棒连落,怒卷风云,对准三妖,狂轰而下!

    ……

    (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更新稍微少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