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势基本好
    这一晚,阿尔公国的氛围有些紧张,温夏这个局外人都察觉到了。

    因此这一晚他们除了吃饭,都没敢离开房间,各个都老实的和鹌鹑一样。

    温夏心里也有点慌,生怕这件事会连累到他们这些外人,心中又忍不住责怪自己过来之前没调查清楚,不知道公国情势这么复杂。

    不过再想想,他现在这个情况,就算事先知道阿尔公国情况复杂,只怕也舍不得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吧,毕竟113号星球一穷二白,他想要发展,这个险就不得不冒。

    温夏这天晚上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塞西回来,最后实在扛不住,就先睡下了。

    而塞西也是在窗外一直熬到温夏扛不住,这才小心翼翼的从窗户走了进来。

    看着温夏睡着的侧脸,塞西叹了口气,这人也太能抗了,自己都差点熬不过他。

    温夏第二天一早,是被路易斯的敲门声叫醒的。

    他昨晚太晚睡了,现在被人叫醒,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响,头疼的厉害。

    拖着脚开了门,也没看门外是谁,转身就朝着床去了。

    路易斯被这情形弄得一愣,然后也跟了进来。

    “大人,时间不早了,该去用早饭了。”路易斯轻声道。

    温夏一头栽倒在床上:“我有点累,能不能再睡一会儿?”

    “今天国王陛下会和我们一起用餐。”路易斯小声道。

    温夏脑中一惊,猛地起身。

    “国王会来和我们一起用餐?”温夏转身皱着眉看向路易斯。

    他来这几天,每天早餐都是他们自己人一起吃,见国王,也就是在治病的时候能见着,平时国王连个影子都没有,怎么这会儿突然有时间来和他们用餐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是的,刚刚侍卫长来找我通报了这件事,大人,请您快点准备好吧。”路易斯沉声道。

    温夏这会儿也没有睡意了,脑子里也清醒了许多。

    “昨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吗?”温夏下意识问道。

    路易斯抿了抿唇,灰蓝色的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天刚亮的时候,外面好像有些动静,但是因为是在王宫之中,我也没敢轻易动作。”路易斯轻声道。

    温夏把这话问出口,也知道是自己为难路易斯了,他本事再大,这也是别人的地盘。

    “好了,我这就洗漱。”温夏这会儿也不敢懒床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国王又要搞什么鬼。

    温夏自己进了盥洗室,塞西也顺着门缝挤了进去。

    温夏看了他一眼,看来他昨晚到底是回来了,但是回来的也太晚了吧。

    “你昨晚跑到哪儿去了啊?”温夏一边挤牙膏一边问。

    塞西昂着下巴,根本不看温夏,只自顾自的将水龙头打开,用小爪子往自己脸上扑水。

    温夏看他这样,简直觉得萌翻了,又想凑上去薅他的毛,却被塞西轻巧的侧身躲过了。

    “喵~”塞西有些恼羞成怒的叫了一声。

    温夏忍不住笑出了声,越发觉得他可爱了,不过看他这样,到底还是忍住了想撸猫的冲动。

    两人很快在盥洗室洗漱干净,等走出来的时候,路易斯已经帮温夏准备好了衣服,不像是平时比较随便的衣服,这次准备的是十分正式的正装。

    温夏看着叹了口气,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穿这些一本正经的衣服。

    不过这也由不得他,温夏还是先将路易斯支开,脱下了身上的睡衣,准备换衣服。

    “塞西?”温夏有些诧异的看着突然转身跑开的塞西,心中有些迷惑。

    不过再一看自己半裸的上身,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将放在床上的衬衫套上。

    温夏换正装是花费了一点时间的,等终于换好了出来的时候,路易斯和欧文团长已经在楼下等候了,塞西原本是在心不在焉的拨弄不知道谁给他的毛球,看见温夏下来了,也瞬间趴了下来,将头塞在两个爪子之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这人也太不讲究了,自己还在屋里,就敢换衣服……塞西想到这儿,脸上不由得有点发热,将头埋得更深了。

    温夏看着塞西僵硬的背影觉得有些古怪,但是因为有别的事儿,也就没多想,抬脚走到餐桌前坐下,等候国王的到来。

    他们没等多久,十分钟之后,国王就走了进来。

    温夏几人立刻起身,对着国王行礼。

    国王也穿得十分正式,看见他们起身,急忙笑着摆手:“不必多礼,请都坐下吧。”

    温夏还是颔首行了一礼,这才坐下,而国王自然是坐到了首位。

    “昨晚可能动静大了一点,没有打扰你们休息吧?”国王一坐下就扔出来一对王炸。

    温夏有些尴尬,还真没有打扰到,他昨晚因为睡得晚,所以一直睡得很死。

    “没有没有。”温夏笑的意味深长:“陛下手段高妙,以后应该就顺顺利利了吧。”

    国王没回话,只是笑了笑。

    几人各怀心思的用了一顿饭,等吃完了,又一起去了王储的病房。

    这次一过来,温夏就被王储的主治医生握住了手,主治医生激动的满面红光,不停的摇温夏的手:“子爵大人,您的医术真的太厉害了,王储昨晚竟然清醒了一小会儿,今天体内的躁动也几乎完全平复了,除了身体还有些虚弱,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简直就是奇迹!”

    温夏被他这一通话说的有些头晕,但是面上还是要微笑。

    “这也多亏了您之前对殿下的调养,这才能这么快的好转。”这种时候,商业互吹必不可少。

    “您真的是太谦虚了。”主治医生面露惭愧,眼底却含着欣喜,毕竟自己也是为了王储付出了很多。

    “好了好了。”国王上前分解:“两位都为了王储的病情做出了很大贡献,不过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阿泽吧,他今天早上醒过吗?”国王看向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有些遗憾的摇摇头:“没有,不过殿下的体征很平稳,您不用担心。”

    国王叹了口气,看着有些遗憾,不过下一瞬又带上了笑,对着温夏做出请的动作:“温子爵,请进吧。”

    温夏也知道国王这么礼下于人为的是什么,因此心里也不虚,跟着就走了进去。

    这次再见王储,果然比上一次要好很多,原本惨白的面色,此时已经有了些许颜色,看着鲜活了很多。

    他没有耽误时间,又沉入了王储的意识世界里。

    这次进来,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鸟语花香的花园,王储正蹲在花园中间的亭子里,好像是在玩玩具。

    看见温夏进来了,笑着跑了过来:“你又来了!”

    温夏看着他面上灿烂的笑,心中也是一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殿下现在觉得好点了吗?”

    “嗯!”王储重重的点头:“我昨天下午和爸爸说话了,他说等我身体好了,就带我出去骑马,我最喜欢骑马了,可是之前妈妈说我小不许我去,现在爸爸答应让我去了!”

    温夏知道王储说的王后不让他骑马,应该是他小时候的事情,不过他也并不纠正,只是笑着点头:“殿下以后要好好的啊,再不能让陛下这么担心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和陛下当面说,别的人说的话都不要信。”

    王储听了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我把新阿姨对我说的话都告诉爸爸了,爸爸好生气的,说她都是在乱说,说他最爱我了。”

    温夏一愣,原来王储已经把这事儿告诉国王了,如果这样,那自己倒是不用为难了,不过国王对继王后的怒气可就更盛了。

    “好了,既然你好了,那我也该走了。”温夏笑了笑:“以后要好好吃药,好好锻炼异能,好好生活啊!”

    “啊,你要走了吗?”王储一听这话有些不舍:“你能不能不走啊,我让爸爸把你留下,你陪着我玩好不好?”

    温夏看着他清澈的眼神,心中一动,蹲了下来,和他视线平齐:“殿下,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而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自己去过,别的人都只是过客而已,而我也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所以不能陪着殿下了,以后殿下也会遇见更好的朋友,所以,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王储也不知听没听懂,但是那双清澈单纯的眼睛却依旧定定看着温夏,许久终于道:“好,那你走吧,不过要经常回来看我啊。”

    温夏笑了笑:“我有时间,一定会回来看殿下的。”

    王储听到这话终于笑了:“太好了!”

    之后温夏又检查了一下王储的精神世界和身体,发现大部分伤势已经好了,只有小部分暗伤还需要长时间修养,不过这种事儿,就用不着他来做了,温夏情绪一定,收回了意识。

    看到温夏睁开眼,国王急忙问道:“王储怎么样了?”

    温夏笑了笑:“伤势大部分都好了,不过是因为身体太虚弱,所以一直昏睡,好好修养几天就不会这样了。”

    国王松了口气,之前主治医生也是这样说的,但是现在对他来说,好像只要不是温夏说的,就有些不敢信。

    “那就好。”他顿了顿道。

    温夏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思考,现在事情已经搞完了,自己应该怎么和国王说自己的要求呢?他这种脸皮薄的人,有些话还真说不出口。

    但是国王好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竟然率先开了口:“温子爵,你治好了王储,我现在信守承诺,请你提出你的要求吧,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倾尽全力。”

    温夏一震,看向国王,却见他也紧紧盯着自己,深茶色的眸子仿佛一个漩涡,深不见底。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应该会和编辑商量入v事宜,入v当天万更,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