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小环走到一旁的药柜前,打开其中一个抽屉,取出一只红檀木盒。

    盒中放置着一套针具,有粗有细,有长有短。这套银针是傅尽欢特意叫人打造的,他在医术上有所涉猎,银针打造出来,就是为了练那套银针封穴封锁记忆的手法。

    小环将盒子搁在石床旁边的桌子上,又取出一根蜡烛点燃。蜡烛一是为了照明,二是给银针消毒。

    小环点完蜡烛,端来一盆清水,捧到傅尽欢跟前。

    傅尽欢在水盆中净了水,用帕子擦干净手上的水珠,指尖拂过盒内的银针,取出一根尾指长的银针,将针尖放在烛火上炙烤。

    他的动作慢条斯理的,称得上优雅,指尖拈着一抹寒光,叫人看着心头堆满寒意。

    那被绑缚的女子见他取出银针,脸上露出惊惶之色,挣扎得更为厉害了。

    小环不等傅尽欢吩咐,走上前,伸出双手,固定住女子的脑袋。

    傅尽欢将银针烤了一会儿,行至女子的头部,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的头皮,找准了穴位,捻着银针,一点点将银针刺入穴位中。

    大概是刺穴过于痛苦,那女子纵使被固定着,挣扎不了,也是拼了命地挣动着手脚。

    不过才一针下去,她便瞳孔放大,脸色惨白,浑身出了一层冷汗,被堵住的喉间发出细碎的呜咽声。

    傅尽欢恍若没有听见,面无表情地取出第二针。

    第二针下去,女子挣扎的幅度小了许多,不知是习惯痛楚,还是没有力气挣扎了。

    接着是第三针。

    第三针入脑后,女子闭上眼睛,陷入了昏迷中。

    傅尽欢重新净了手。

    小环用手指探了探女子的鼻息,对傅尽欢道:“启禀大公子,还活着。”

    傅尽欢用布巾一点一点拭去指尖的水珠,闻言,淡漠地看了那昏睡过去的女子一眼。女子面上如同覆着一层白霜,眉目间依稀残留着几分痛苦之色。

    自始至终,他的眼神未曾有过一丝波动。

    用银针刺入脑后的穴道,封住记忆的方法是傅尽欢从古书上看到的,银针封穴的手法要求极高,若是不小心,刺偏了穴位,轻则精神失常,重则一命呜呼。

    小环方才表面镇定,实际内心捏了一把冷汗。女子虽然没有死去,但效果如何,还需等她醒来方知。

    昨日从演武台回来后,傅尽欢命小环寻一个与温酒酒各方面都相近的女子,准备在她身上实施银针锁穴的手法。

    他不确定银针锁穴的效果,事先找一个替身试验,是可以理解的。温酒酒毕竟不同于普通俘虏,她的纯阴体质是修炼无极神功的关键,容不得有一点闪失。

    小环不知为何傅尽欢突然要做这样的试验,她大抵能猜得出来,这银针锁穴的手法,最终是要用在温酒酒身上的。

    银针锁穴,可以封锁一个人的记忆,自打傅尽欢学了这套银针封穴的手法,一直没有用过。

    温酒酒入岛这么久,从第一天到岛上,就是特殊的存在,其他俘虏都必须进的青雀堂,她一次也没有进过。

    无论是傅尽欢还是傅司南,都对她很是纵容,前段时间傅司南还为她摔断了腿,昨日又在演武场上与傅尽欢起了争执。

    小环估摸着,温酒酒有此一劫,多半是因昨日演武场上双生子那场争执而起。

    傅尽欢原本带着鞭子,气势汹汹地去了温酒酒的住处,温酒酒却逢凶化吉,并未挨这顿鞭子,反而还得了学琴的机会。

    只是从今日来看,温酒酒这劫并未躲过,等待她的是比挨一顿鞭笞更为可怕的惩罚。

    温酒酒用过午膳,回了自己的春华院,准备好所需的物品,坐在窗前,一直等到天黑。

    暮色逐渐沉了下来,离铁先生叛变的时间越来越接近,温酒酒在等一个人。

    长廊上的灯笼都被点亮,小桐提着灯笼进屋:“姑娘,天色不早,该沐浴歇息了。”

    温酒酒点点头,站起身来。

    小桐将屋里的灯点亮,走到床榻边,躬下腰身,背对着她,替她铺床。

    温酒酒盯着她的背影,悄无声息地走到她身后,一记手刀落在她的颈侧。

    小桐的身体软倒在地上,温酒酒弯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小桐藏进床底。

    小桐一直对她怀有妒意,按照剧情发展,小桐会趁叛变谋害于她,她只能提前将小桐打晕,以免她影响自己这边的剧情。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

    温酒酒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可不想自己这双干干净净的手,沾染上小桐的血,那样她会做噩梦的。

    温酒酒藏好小桐后,拎着准备好的包裹,来到碧落海。

    守门的侍卫认识她,以为她是来给傅司南送生辰贺礼的,便没拦住她。

    温酒酒知晓,傅司南会在院中设宴,席面极具排场,吃酒席的只有双生子二人。

    宴席还未开始,侍女侍从们忙进忙出,将灯笼挂了满院子。

    灯笼串成一条火龙,映着浩瀚长空中的明月,亮如白昼。

    温酒酒跟在他们身后,趁着众人没有注意,快速将自己藏到花圃中立着的一块山石后方。

    这些山石都是从山上挖下来的,大的有两个成人那么高,小的也有半个成人那么高,放在花圃里,堆出一座石林,其间小径蜿蜒曲折,倒也自成一派风情,最适合藏人不过了。

    温酒酒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就坐下了。阴影罩在她的周身,只要她不主动出声,他人定不会轻易发现她的藏身之所。

    过不久,夜风送来食物的香气,温酒酒吸了吸鼻子,感慨幸亏晚膳时多吃了几口,要不然饥肠辘辘闻着各种肉香,根本吃不消。

    食物的香气飘来后,院子里就安静了不少,想必是傅尽欢和傅司南屏退了侍女,二人在月下对酌。

    因温酒酒在肉香中还闻到了酒香。

    院子里灯火通明,温酒酒藏身的这处却是黑布隆冬,还有蚊虫肆虐,她取出藏在心口的香囊,挂在腰间。

    香囊是傅尽欢命人给她做的,孤岛上丛林茂密,还未到夏日,蚊虫就已颇多。香囊中放置了傅尽欢调出来的药材,佩戴在身上,可以防蚊虫侵扰。

    温酒酒皮肤细嫩,被蚊虫叮咬了一下,好几天才会消肿。她将香囊握在手里,果然蚊虫少了许多。

    她藏在这阴影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双生子兄弟与铁先生都武功高强,温酒酒若不藏得远一点,很容易被他们察觉气息。

    她听不到双生子兄弟二人的交谈,但她知道,今日的叛变乃是烟花为信号,烟花腾空而起,她就可以现身,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重逢的世界 1瓶;

    (*  ̄3)(ε ̄ *)

    ——

    大家的脑洞太可怕了,哥哥的人设是很宠弟弟哒,怎么会干这种坑弟弟的事,就算以后同弟弟争抢,那也是光明正大地抢,不做这种下作事。

    现在酒酒对哥哥来说,还是个需要管教的“礼物”。弟弟这边的进度快一点,但离平等的爱情还差很多。

    温酒酒(握拳):我准备去美救英雄了,顺势搞个嘤嘤嘤式“真情实意”的告白,大家祝福我吧!

    周五v,所以今天字数更少一点啦。入v三更,求支持,晋江买文千字只需三分钱,一章三千字只需要1毛钱,1毛钱买不了吃亏,1毛钱买不了上当,作者需要投喂嘤嘤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