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你竟然想从我身上赚钱
    叶华对旗下员工的好,是众所周知的。工资奖金高,福利好,只要努力工作就好,生活无忧,可以说是做到了全方位的照顾。

    87金融危机后,叶华的把手伸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每个领域。

    棣属于天空电视台和凤凰电视台的亚洲小姐冠军奖金就达到了800万港币。

    而今年的亚洲小姐都是叶华的关门弟子黎嘉欣、陈琺容、梁晓冰,而略显稚嫩的袁永怡获得了最佳泳衣演绎奖。

    小时候袁永怡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工薪一族,曾经因为父母失业,家里收支矛盾,袁永怡还被寄养在了亲戚家里,在此期间曾经受过冷落,所以这段生活袁永怡过的十分不快乐,童年生活并没有给袁永怡带来很大快乐,相反只是巨大的压力,但是这些也让袁永怡很早就开始懂事。

    因为长相漂亮,袁永怡有了想要去参加选美比赛的想法,而在参加比赛前,她想要买一台相机,然而买相机的钱,全家还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凑出来的,可见当时袁永怡家中的经济状况并不乐观。

    毕竟,此时的港城杜会安定繁荣,背靠华夏大市场的经济也十分稳定,人们有充分的理由对证券市场保持乐观。10月份以来,港股表现非常抢眼。10月1日华夏国庆节当日,恒生指数上升到3968点,第二天更是创下了54.1亿的成交量。此种表现给了股民们信心,大家都在摩拳擦掌,等待恒生指数攀上4000点的新高。

    联交所主席李福兆在《证券月刊》1987年10月卷首的“主席报告”栏目中,颇为兴奋地写道:“港城股市在九月下旬至十月,成交额及指数均创下历史性高峰,高达五十亿元的一天成交金额,是可喜的大突破,回顾港城联合交易所在未启业前一段颇长的时间,每日平均成交金额约二亿元,委员会初期计划之电脑交易系统,亦只以三倍于当时之每日成交金额为标准,如以目前之情况而论,我们的电脑实在是成交量超出二十倍强而仍能挥洒自如,此乃是由于开业以后,委员会密切注意市道发展趋势,预计到出乎意表之市场需要,因而决定增设后备电脑系统,而将新置之有关电脑器材易替旧的一套,故能发挥功能应付更大的成交量,我们对是项决策的成功感到快慰。”

    港城市场一片看多,乐观情绪遍地。从联交所主席李福兆到普通的港城股民,没有人预料到在10月19日股市开盘之时,市场会发生巨大的逆转。

    10月19日星期一,天气晴朗,港城宁静的天空呈现令人心旷神怡的蔚蓝色。股民的心情也如同这透彻明净的蓝天一样敞亮。但是,从当天上午10点交易所开市营业的那一刻起,人们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头上的天空也仿佛不再是怡人的蔚蓝色,而是变成了令人恐惧不安的黑色。这一天,港城电话公司原本计划将宣布与港城大东电报局合并,成立港城电讯公司。这样的消息本来是利好市场的,不过,这一天的市场对此消息完全没有理会。

    刚一开市,强大的抛售潮便不可抑制。所有的蓝筹股全部低开,其他的二三级股份也是被低价抛售。市场上似乎只有卖家,没有买家。在10点15分,恒生指数就下跌了120点。到中午12点整,指数再次下跌超过百点,报3524.64点。

    午间休息的时候,中环的茶楼和餐厅依然是人满为患、喧闹不已,但是无论是吃午餐的券商、投资者或是交易员,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不似往日那样轻松,而是如临大敌一般的凝重。每个人都隐约感到,这次来势汹汹的下跌,并不会就此停息。就在股市午间休息的时候,港城的广播、电视把股市在上午大跌的消息传了出去,配上骇人听闻的标题,让这种担忧和恐慌传遍了整个港城。

    下午2点30分开市后,大盘继续下跌。那些在午间休息时听闻了股市暴跌的股民纷纷选择卖出股票,机构也开始大量出货。开市后的1小时内,恒生指数下跌185点,跌势比上午更加急迫。比起当天上午,买家更少而卖家更多,股市急坠的势头根本无法遏制。到收盘的时候,恒指跌落至3362点,下跌420点,一天的跌幅就超过11%。

    之前,人们还自信满满,以为港城股市站立在坚实的地面上,绝对稳固,可不料在一日之内,情况就彻底反转,股市的脚下如临无地,人们的市场信心也毫无支撑。股民们翻开报纸寻找投资建议,只见19日当天的《亚洲华尔街日报》写道:“两个月前的股市技术性回调,在上周变成了令人恐惧的溃败。在星期一,它演变为了1987年最大的股市崩盘。在恐慌情绪的推动下,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成交量超过了7亿股,几乎是上一个星期五道琼斯指数下跌108点时候交易记录的两倍。市场分析师和交易员都在驳斥‘牛市已经终结’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弱势的美元、上升的利率以及对于里艮正府应对经济危机能力的不信任感,会造成激发股市的衰退。”

    当然,新闻报纸也不忘在股市风潮之中给予市场一点信心。《亚洲华尔街日报》随即写道:“由于米国股市的暴跌,投资者正在寻求避险,因此,卖出的潮流席卷了整个亚洲市场。但一些分析师坚持认为,亚洲地区强劲的经济表现会带领证券市场的反弹。不过,没有人认为市场的反弹会像之前的下跌那么激烈。”当天收市以后,港城股民并没有闲下来,他们继续关注着米国股市的动向。晚间的财经新闻报道说,道琼斯指数下跌508点,跌幅达到23.6%,创下数十年来米国股市跌幅记录。比1929年经济大危机时的股市跌幅还要猛烈。19号白天才经历了股市大跌的股民在晚上不禁为第二天的股市担忧,之后的股市恐怕不会止跌回升,而会继续下跌。

    20日早上8点30分,距离股市开市还有一个半小时,港城联交所此时召开了紧急会议,全体委员都有出席,一共二十多人。主席李福兆在会上说,前一天米国股市大跌,港城难免受影响,因此,他希望想办法避一避全球股市下跌的浪潮。经过激烈的讨论,最后,会议根据《港城联合交易所规则》

    中条款赋予的权力,决定停市四天,以便“清除积压交易”。

    实际上,联交所的主席李福兆早在当天清晨四点就致电港城财政司,请示暂停股票交易之事。股民们都知道,所谓的“清除积压交易”只是个幌子,联交所真正担心的是米国股市的风潮会进一步带来港城股市的暴跌,因此决定停市以“暂避风头”。

    10月20日的《金融时报》如此报道联交所停市的决定:“港城证交所委员会召开了经济会议,决定暂定股票交易直到下个星期一。证监会主席罗纳德·李(李福兆)说,这个决定是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同时为证券经纪人处理积压的合同争取一些时间。股票经纪人们则声称,在星期一华尔街的股市崩盘之后,他们已经做好了恒生指数下挫1000点以上的心理准备——这几乎是市场总资本的三分之一。”

    港城股市虽被临时叫停,但关于全球股市走势的消息仍然牵动着港城投资者的心。根据市场数据,从纽约到东京的全球股市都受到米国股市震荡的影响,全数下跌。此外,10月20日的全球各种商品的价格均发生下跌,包括贵金属、铜、咖啡、棉纺品、橘子汁、糖、家禽、食用油等等都发生了价格下跌。

    一片悲观的市场情绪之下,无论上市公司经营业绩如何,股价都是直线下跌,市场的悲观情绪不断蔓延。就在股市风潮席卷华尔街之时,不少上市公司的新发布财报和经营数据也正式对外公布。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不少上市公司近来一直在保持盈利,但是公司股价却一落千丈。对于深陷衰退的经济来说,公司层面的利好消息已经阻止不了大市的下跌。

    例如,在柯达公司位于纽约罗切斯特的总部,公司的资深经理向外界透露说,公司的盈利非常可观,这是因为电影制作以及化工等行业对于柯达的产品需求很旺盛。但与此同时,华尔街市场上的柯达公司股票却已经跌到泥里了。

    在市场信心近乎崩盘的情况下,叶华的金融团队开始为那些上市公司开始抢救(抄底),来暂时稳定投资者的情绪,为不断下跌的华尔街股市接盘托底。叶华的这些行动收到了效果,周三(21日)的华尔街股市回升了160点。

    10月25日星期天,而在港城的联交所的停市期限已过,第二天星期一的早上,港城股市即将重新开市,“暂避风头”了近一周的港城股市,又要直接面对全球金融风潮的余波。

    期间有人质问联交所主席李福兆停市四天是否太长,如此的金融干预手段有损港城“自由经济港”的形象。李福兆后来回答说,如果不是及时停市,港城股市绝对会碰到史上最厉害的大跌,投资者的财富也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同样公开支持停市决定的还包括港城财政司翟克诚爵士。他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也为停市的决策辩护。即使停市的这项决定饱受批评,翟克诚也坚持认为,停市的决定最大程度地保护了港城的金融安全。

    为了在开始以前加强市场信心,港城正府着手了一系列的准备。10月25日的《南华早报》报道说,“港城正府召集期货交易所的官员,召开了一系列应对危机的会议,研究在周一市场重开的时候避免崩溃的一揽子措施。但金融专家们悲观地预测,除非在本周末找到一种有效的解决危机的方法,否则港城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信用将会崩溃。”

    为了避免这种“信心崩溃”,报刊向读者公布了港城正府的救市计划:叶华旗下多个金融团队参与港府的救市行动,将安排向期货交易所提供10亿港币的贷款救助。其中的一半来自几个银行的直接拨款,港城期货交易所的股东以及股票经纪公司将负责支持另一半的资金支持。很多金融分析师对于这个及时的救助政策表示乐观。

    股市爆发危机,为何救助贷款主要给予了期货市场呢?其中的道理很简单,股市的崩盘造成了商品期货价格的全面下跌,尤其是股指期货的下跌让投资者们损失惨重。“黑色星期一”当天,港城期货交易所的户头大量亏损,不少客户“走数”,无法追回的保证金数量很大。按照当时的市值计算,需要“补仓”的资金高达3.8亿港币,而期货交易所本身只有1500万资本额和750万元累积储备金。期交所的资金储备,显然不足以应付大规模的金融风潮,而假如期货市场崩盘,那么期货经纪人就会大量出售股票套现,这会造成股市的进一步下跌和整个港城金融的崩溃。

    同样在这一天,港城银行公会与汇丰、渣打银行也宣布26日起将银行利率由8.5厘下调到7.5厘,以刺激股市。在此前的一个星期里,金融风潮席卷全球股市,投资者将股票甩卖,资金纷纷逃向债券市场寻求避险,造成债券价格猛增,收益率骤降。股市出现了尴尬的资金短缺。

    联交所的委员们显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在港城发生,也不希望港城的“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动摇。在采取了贷款救市、银行降息等措施的同时,港城正府又与企业家接洽,寻求救市之道。

    叶华旗下怡和集团、置地集团、九龙仓、会德丰集团得到港英的准许,计划斥资100亿港币收购长和集团和其他上市公司的相关原始股。这则新闻被视为提振市场信心的有力资讯。

    此时的诚哥和长江实业,已经不是1973年刚刚上市的时候可以相比。经过多年的并购和经营,现在的长江实业早已成为足以影响市场动向的标志性公司之一。股市风波前一个月,长江实业集团宣布公司历史上最庞大的集资计划,旗下的长江实业、嘉宏国际共集资83亿,抽取市场大量资金。约一个月后股灾爆发,市场惊觉诚哥跟着叶华系走果然有肉吃。

    股灾之中,地位特殊的叶华系承诺全力收购上市公司,此举对于市场情绪的稳定作用,不言而喻。有了正府的救助款、银行的利率政策以及资本大鳄的资金加持,港城的股市看来一定会止跌反升的。不过,市场却无情的击碎了人们的这种期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