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又见和羞走
    .,

    方林岩道:

    “当然在了。”

    说着便将项链拿了出来。

    朝奉此时便又叫了人来,这个人身上却穿着青色的官袍,听朝奉介绍说乃是衙门当中的孔目,看起来应该是做见证的。

    这位谢孔目听说了朱小尖的名字以后便道:

    “我记得在去年还是前年的邸报上有看到过这个名字,说他勾结妖孽残杀朝廷命官,罪大恶极,遇赦不免,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里。”

    说着这位谢孔目颇为热切的询问杀死朱小尖是否有首级等等可靠凭证,因为上了邸报的犯人都是穷凶极恶的要犯。

    倘若能够将之抓住,官场上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就会默认其为大功,首功,至少也能官升一级。

    听说没有之后,这位谢孔目也只能托着下巴很是遗憾的离开。

    此时既然方林岩能够将东西的来路说清楚,并且还能扯到官府通缉过的要犯身上去,那么店铺里面则是愿意担上一些干系了。

    最后朝奉将老板娘带到了旁边说了几句,老板娘便走出来笑吟吟的对方林岩道:

    “客人这一次带来的货物还真是不少啊。”

    这时候方林岩就觉得,这位老板娘的笑容里面多了几分真诚,少了几分套路,显然自己这一单是有利可图。

    不过对他来说也无所谓了,让老板赚了就赚了,关键是自己能得到什么,便笑了笑道:

    “那妖王猪刚鬣十分猛恶,我能活着从里面逃出来都真的是邀天之幸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动情的道:

    “这一次的经历深深让我觉得,自己的火候还是不大够的,打算先回去修炼几年再出来。”

    “倘若老板您为难的话,那么这些东西我就直接拿回去给家人和师兄弟做礼物算了。”

    方林岩的话意其实里里外外就透露着一个意思,那就是我这些东西并不是非卖不可的。

    你的价格倘若给得太低的话,那么老子宁愿带回老家去。

    老板娘笑得更热情了:

    “哎哟,方法师您放心,我们店素来都是十分公道,否则的话也不能在咱们县上开了一甲子都还生意兴隆呢。”

    “苏朝奉给您的这批货定的价格是七千九百两银子,我给您凑个整的,八千两银子!您看怎么样?”

    方林岩一听“银子”两个字,立即就表示兴趣缺缺。

    md银子这东西能吃吗?能喝吗?能拿来干掉人吗?

    老板娘乃是做老了生意的,一看方林岩的表情就知道对方不满意。

    而她本来以为这笔单子是要照顾老祖宗的面子,店里面要贴不少进去。

    却没料到面前这人首先居然找来了红白菇,这可是最近流行的一味起阳药的主材。

    众所周知,药材凡是沾染到了壮阳两个字的,那价格的涨幅都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不仅如此,这个方小七带来的那一包金银首饰当中,可是有好几件珍品。

    摆放到柜台里面售卖的话,那可是十倍的暴利。

    所以老板娘只能苦着脸道:

    “如果客人还不满的话.......您又是老祖宗派来的客人。”

    “哎,这样吧,这一笔单子咱们就拼着不赚钱,八千五百两您看怎么样?”

    方林岩这时候才知道老板娘会错了意,便很干脆的道:

    “实不相瞒,再过半个多月就是我师傅的寿辰了,我总得想法子给他老人家弄一份体面的寿礼。”

    “而我师傅平生最引以为憾的,就是没有拿到过一件真正的法器。”

    “他当年辛辛苦苦的用半生积蓄特地去买过,结果被人骗了,引为终身遗憾。”

    “银子这东西我还真不缺,如果你们有上等法器,那么我更愿意以物易物。”

    听到了方林岩这么说,老板娘顿时就醒悟了其中的关窍,松了一口气。

    却是在心中暗道你有要求早说嘛,搞得人家以为又来了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上老娘花容月貌的。

    脸上却还是露出了热情洋溢的笑容道:

    “原来是这样啊,法器这东西客人您就更不能走了。”

    “您也是知道的,咱们有老祖宗这一层关系在,肯定是能拿到一些内部的好东西。”

    “不过丑话先说在前面,法器讲究的是一分钱一分货,那还真就没有便宜的.......”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我知道,先看货吧。”

    于是老板娘就直接带着方林岩朝着楼下走去,接着居然将他带进了一间.......卧室当中?

    方林岩大吃一惊,不过看了看前面老板娘摇摆的腰肢,忽然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而老板娘走到了床榻旁边,回头过来微微一笑,笑得方林岩心中有些跳动剧烈。

    然后她居然甜甜的笑着伸出了手来,握住了........

    旁边的一处灯台。<b

    r />

    轻轻一扭以后,灯台被掰动了半圈。

    紧接着旁边的一个柜子就自行的缩了回,露出了里面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

    在通道的两边,站着两头看起来只是装饰作用的俑人。

    不过方林岩能感觉到,在俑人的体内,潜藏着一股危险的力量,显然其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无害。

    这时候,老板娘一面走一面介绍道:

    “咱们店里面收藏的法器件件精品,所以曾经引来了贼人觊觎,虽然没能得手也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因此入口处每天晚上都必然有人值夜的,这里也是处处机关。”

    方林岩接口道:

    “理当如此。”

    这条通往地下的通道并不长,大概只有十几米的距离,然后就进入到了一处地下室当中。

    这其中四壁上都有好几支熊熊燃烧的火把,将里面照耀得灯火通明。

    可以见到当中摆放着六件法器,被火光一照耀之后,其表面都有奇特的光彩闪耀,看起来就并非凡间物品。

    方林岩顺着走了过去,用眼睛一扫之下,就先排除掉了四件法器。

    因为这四件玩意儿的后缀上赫然带着“无法携带出本世界”的字样。

    另外一件法器居然是一把奇门兵器,叫做分水峨眉刺。

    这玩意儿的外形很奇特,就像是两支箭折断尾羽以后,将箭杆末端黏合在一起形成的武器。

    又像是一把短枪的尾端再镶上去了一个枪头,这样子搞出来的双头龙。

    使用的时候,手是握住了武器的中段使用。

    这把武器虽然方林岩看着属性还行,但是不消说,一看外观就知道,必然需要近战冷兵器掌握这种能力,否则的话搞不好真的会先伤己再伤敌。

    然后他一看属性,顿时发现自己的猜测一点儿也没错。

    这玩意儿不仅仅需要近战冷兵器掌握,更是需要其提升到lv5!

    像是之前的巴伐利亚血矛方林岩都直接拿来卖了,这东西拿来干嘛?

    所以,这玩意儿方林岩只能作为备选项。

    真正吸引了他注意力的,是一双漆黑的薄底快靴。

    与其它几件流光溢彩的妖艳贱货不同的是,它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平躺在了架子上,貌似相当的低调。

    不仅如此,方林岩更是发觉自己走向这双靴子的时候,老板娘的眉头不由自主的微微皱了皱。

    貌似自己若是看上了这玩意儿的话,她会有些困扰?

    所以,他将这双靴子看得更加仔细了,其属性也是在视网膜上迅速的显示了出来。

    和羞走

    产地:中度灵气复苏,并且拥有变异鹿妖的世界。

    装备稀有度:黑色

    装备部位:脚

    材质:妖鹿鹿皮,山猫筋,百年神木籽油

    被动特效(驾雾):使你的移动速度提升35%,只是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后,移动速度加成降低至8%。

    (战斗状态=你对其余的人发起攻击,或者其余的人对你发起攻击,无论是否造成伤害)

    驾雾特效消失以后,将会在你脱离战斗5分钟以后重新恢复,此装备移动速度增幅最多无法高于50点敏捷带来的移动速度。

    被动特效:神木籽之力,使穿戴者的力量+2

    负面被动特效:妖鹿之怨。制作这对靴子的鹿皮当中,隐藏着被猎杀的妖鹿的怨念。

    使穿戴者在奔跑的时候,有50%的概率全属性降低1-2点,停止奔跑便会恢复。

    负面特效:草木之毒。

    神木籽油虽然能够刺激人的潜力,使其力量更加强大,但里面带有的草木之毒却会紊乱人的思想。

    有15%的几率使你在施法过程当中mp值消耗增加20%。

    评价:若你能想办法消除掉本件装备当中的鹿妖怨念,那么是有几率使其提升阶位的。

    .....

    看着这双鞋,方林岩很干脆的指着它,对着老板娘道:

    “它怎么换?”

    老板娘果然面露难色的道:

    “这件法器啊,客官,换一件怎么样?”

    方林岩道:

    “不,就是它,我从看到它第一眼起就觉得挺有缘分的。”

    老板娘苦笑道:

    “实不相瞒,这双鞋子其实并不算是我们的。”

    “只是一位客人做好了胚料,闻名而来请我们的法师开光。”

    “只是开光了以后,这位客人却迟迟未来,摆放在这里都三个月了。”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他既然三个月都没有来,那么多半是死在外面了。”

    “何况这鞋子在这里放了这么久,便是保管费也足够抵充这双鞋的价格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