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敏感问题
    半个月后,关云天接到环保 厅宋处长的电话,他被告知,昌达集团已被确定为全省唯一定点处理废旧蓄电池的企业,有关文件将会立即发到全省各县市环保局,另外,环保 厅还会给昌达集团颁发一份这方面的授权书。

    事情比想象的更加顺利,关云天自然很高兴,他让宋处长帮忙约请相关领导吃饭,借此表达昌达集团的谢意。

    “现在不合适,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再说。”老宋推脱道。

    “上次去昌达集团视察,因为你们急着回省城,中午只喝了一杯酒,我看领导们都没尽兴,要不找个周末或晚上,咱们坐下来,我陪领导们好好喝一场。不就是吃顿饭嘛,有什么不合适的?”关云天道。

    “你是不知道啊!其实我们此前也没想到,都以为处理废旧蓄电池,不就是废品处理嘛,有谁看得上眼?其实不然,当我们把这个问题在厅里提出来的时候,得到的反响出乎我的意料。”

    “怎么,有人反对昌达集团做这件事?难道阻力很大?”

    “倒不是反对你们做这件事,而是不赞成昌达集团成为唯一定点单位。”老宋道。

    “哦,不会还有其他企业也想做这件事吧?”关云天道。

    “让你猜着了,就是有其他企业也想做这件事,而且还在背后做了工作。”

    “原来设这样!宋处长,最后的结果......?”

    “对,最后的结果跟你知道的一样。但厅里班子和有关处室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发生了激烈争执,某位副厅 长反对昌达集团成为唯一定点处理企业,他要求在全省设置两到三家这样的单位,我跟韩厅 长认为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具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其他企业没有昌达集团的技术优势。”

    “让那位副厅 长也把其他企业的技术方案亮出来看看,大家不妨来个同台比试,请业内专家做出评价。”关云天道。

    “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厅里的一把手用的就是这一招,因为你们的技术方案已经摆在桌子上了,他让那位副厅 长把其他单位的技术方案亮出来,让大家评价孰优孰劣。”

    “那边的技术方案怎么样?可行吗?”

    “什么怎么样?他根本就拿不出任何技术方案,我们估计,可能他受人所托,他朋友的企业也想成为定点单位。”

    “问题是没有技术方案,如何对废旧蓄电池的电解质进行无害化处理?如果只对废旧蓄电池进行拆解,而将其中的废电解质随便丢弃,将对水土环境造成巨大危害!”关云天道。

    “是的,我跟老韩正是抓住这一点,否定了对方的建议,只同意昌达集团成为全省唯一定点处理企业。”

    “宋处长,你跟韩副厅 长坚持原则,为昌达集团出了这么大的力,我想利用见面的机会,当面对你们表示感谢。”

    “关总,你的心情我理解,但现在不是时候,你听我的,以后再说。”

    ......

    关云天从环保部门取回了废旧蓄电池定点处理授权书,以及环保 厅制定的将要下发到各县市环保局的有关废旧蓄电池回收处理办法的文件,他拿着这两份文件来到顾问老魏的办公室,“魏处长,文件我取回来了,下一步咱们是不是应该找有关职能部门谈政策补贴和处理废旧蓄电池的收费问题?”

    老魏拿着文件翻了翻,“上次刚谈到这个问题,老宋不就来电话,说他们要去昌达集团考察嘛。”

    “是啊,现在跟环保部门有关的事项已经办完了,接下来就该找其他职能部门商谈经济方面的问题,正如咱们以前说过的那样,如果得不到政策支持,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根本不可能盈利。”关云天道。

    “你认为应该先找哪个部门,商谈什么问题?”

    “我认为政策扶持基本是有章可循的,但处理废旧蓄电池却是一项新生事物,咱们是第一次接触,职能部门工作人员此前更是闻所未闻,所以,收费标准的制定,是一项既紧迫又慎重的工作,我觉得应该先跟发改 委主管定价机制的部门进行沟通。”

    “从程序上讲是该这样,但在跟他们接触之前,企业应该把处理成本核算出来,否则,你没有依据,跟价格主管部门没法谈,成本核算做完了吗?”

    “做完了,财务部昨天刚把数据传给我。”关云天道。

    “那我跟发改委综合处杨处长联系一下,先跟他见个面,看看他对这件事有什么建议,毕竟他很关心这件事。”

    综合处的杨处长跟老魏以前都是发改 委的部门负责人,魏处长退休前当了多年的综合处长,老杨那时是另一个处室的副处长,两人在工作上虽然没有交集,但他们毕竟是同一个职能部门的同事,加上老杨现在又成了综合处处长,他对老魏这个前任还是比较尊重的。

    上次老魏去发改 委办立项手续,去之前她还有些担心,怕老杨不给面子,让她难堪。到了发改 委综合处,杨处长不仅热情接待,说明情况后,老杨让她留下立项报告,其他根本不用管,等着通知就是了,事情办的出乎预料的顺利。

    因为老杨曾在发改 委多个部门任职,经验丰富,在跟有关部门商讨处理废旧蓄电池收费标准之前,老魏认为应该听听他的建议,关云天觉得她言之有理。

    当即拨通了老杨办公室的电话,老魏首先说话,“杨处长你好!我是老魏。”

    “魏大姐,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

    “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我跟关总想跟你见个面。”

    “哎哟,综合处的工作你知道,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往这里堆。你就说什么事吧?”老杨道。

    “白天看来没有时间,要不等你下班后,晚上找个时间咱们在一起坐坐?”老魏提议道。

    杨处长最早在一家企业做技术工作,对酒局天生不感兴趣,因为酒量很小,后来到了发改 委做行政工作,即使应酬很多,但他也不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真是一人一个脾气,有些人恰恰相反,不上酒桌不谈事情!

    “魏大姐,咱们以前是同事,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有什么事,在电话里就可以讲,何必非要喝酒呢?”

    老魏看了看关云天,对于这种不喜欢应酬的人,也没有别的办法。“是这样,昌达集团那个废旧蓄电池回收处理项目立项以后,他们已经在环保部门做了很好的协调,有关文件和授权许可证都拿到手了,根据他们的分析,下一步最重要的工作是废旧蓄电池回收处理收费标准的确定,在跟有关定价机构接触之前,他们想听听你的意见或建议。”

    杨处长略作思忖,“处理废旧蓄电池的收费标准----,嗯,这个问题确实比较复杂,需要认真考虑。”

    “杨处长,关总就在这里,要不你跟他讲吧。”老魏起身让出椅子,并把电话递给关云天。

    “杨处长,你好!我是关云天。”接过电话后,关云天先跟对方打招呼。

    “关总,虽然咱们只见过一面,但我对你印象深刻,你是真正的企业家。”

    “杨处长过奖了。刚才魏处长谈到的问题,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和建议,请不吝赐教!”

    “赐教不敢当,不过处理废旧蓄电池的收费,的确是个敏感又复杂的问题,需要好好斟酌。”杨处长道。

    “是啊,我们也知道一谈到收费,就会遇到阻力,但是,处理废旧蓄电池确实没有多少收益,不要说盈利,即使在处理环节做到保本都很难,如果不收取一定的费用,任何企业也不会有积极性。”关云天道。

    “可不是嘛,企业做任何事都是要有利润的,如果保本都难,甚至亏本经营,就没有企业愿意做这件事,所以,收费是必然的。问题是,不管收多少,这笔钱从哪里出呢?”

    虽然老杨对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非常重视,但他从没想过这些问题,这也难怪,政策制定者往往只考虑大方向,具体细节一般都是实施者才能提出来。

    “杨处长,钱的出处其实应该是你们发改 委考虑的问题,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权当一个闲聊的话题吧,我认为至少可以有三个环节出这笔钱,比如蓄电池生产商,汽车制造商,或汽车消费者,就看你们通过分析比较,由哪个环节出这笔钱最合适。”

    “你这个建议不错,至于由哪个环节出这笔钱,可能需要我们进行调研论证后才能决定。有了收费的理由,我们可以出个许可证,让定价部门遵照执行,但你们的处理成本呢?我认为定价部门一定会要求你们拿出成本核算依据。”杨处长道。

    当老杨知道昌达集团已经把这些材料准备就绪后,他感慨关云天做事条理清楚,准备充分。杨处长决定立即向分管领导请示,向昌达集团发放允许收费的许可证,并建议拿着这个许可证去找定价部门。否则,定价机构根本不会接受定价申请。

    第二天下午,魏处长就从老杨那里拿回了发改 委签发的有关处理废旧蓄电池的收费许可证。

    因为老魏跟定价部门也不熟,关云天决定带着收费许可证和有关文件,独自去办这件事。几经打听,终于找到了庙门,原来,所谓的定价单位,早就不是独立机构了,多年前就成了发改 委下属的一个部门,但他们在单独一栋楼里办公。

    进入楼内,关云天在门框上挂着一只写有“价格管理处”字样的白色小牌的门口停了下来,他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听见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

    坐在办公桌前那位五十来岁的工作人员见进来一位陌生人,冲关云天问道:“你找谁?”

    关云天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从包里拿出那张收费许可证,递给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我有这么一件事,请问是不是归这里管?”

    中年人接过去看了看,“收费许可?收什么费?你是哪个单位的?”

    关云天又把立项报告和环保部门颁发的文件递了过去,“你再看看这个。”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丝丝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丝丝小说网!
为您推荐